探虚陵现代篇

君sola

首页 >> 探虚陵现代篇 >>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总裁撩心:豪门甜妻乖乖宠 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绝色尤物 顾少的漫长追妻路 你是我的万有引力 带着空间重生 我靠红楼在现代发家致富[穿书] 纯情丫头火辣辣 余生有你,甜又暖 天才宝宝:总统爹地伤不起
探虚陵现代篇 君sola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 -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救火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六百零二章——救火

等边橙与那些学生的情绪暂时稳定下来, 不再哭了,师清漪看着他们,说:“别怕, 接下来会送你们去医院治疗。”

她的声音很柔和:“但这里有一个问题,你们之前是失踪的, 肯定惊动了警方,回去之后,警方会找你们问话。你们这段时间里在地底下遇到的一切,如果你们想的话,都可以写进警方笔录里, 但我们几个,并不想出现在你们的描述里。我们希望能清净一点。”

边橙比其他学生的思路更清晰, 也更勇敢, 要了白纸和笔,写道:“我明白了。如果警察找我, 我就回答是地底下发生混乱, 绑我们的人被怪物杀掉了, 我们几个趁乱逃了出来。”

她把自己写的纸给其他几个学生都看了, 其他学生表示同意,连连点头。学生们将师清漪这些人当做救命恩人,如果她们有这个不透露的要求,还是会配合的。至于警方知道后, 会不会派人下到地底下查探,那就不确定了,但师清漪觉得多半不会。

这边村子里地底下不干净的传闻早传遍了, 说有什么巨大的无常殿, 也有警方因此丢了命, 应该不会再进去冒险,很可能以绑架伤害案的形式结案。接下来的安排,还是会将重点落到这些学生的治疗以及心理疏导上。

师清漪与那些学生交待了一些话之后,带着他们离开野草地,让他们在大路边上等待,雨霖婞和洛神留下陪着,师清漪则与音歌快步前往房子。

远远地就看到长生在前坪焦急地来回踱步,千芊在一旁看着。等长生看见了师清漪的身影,先是一愣,跟着几乎是飞奔而来。

“阿瑾!”长生抱住了师清漪,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看到她裤子上全都是破开的口子,急道:“你还受伤了?阿洛与和雨姑娘怎地未曾归来?”

“师师。”千芊也关切地快步过来。

“都是小伤口,我没什么事。”师清漪摸了摸长生的脑袋,笑着说:“我们救出了几个学生,很快要去医院,她们两和学生们在路边上等着。我手机没电了,知道你们着急,回来告诉你们一声,具体等我们回来再说。”

“没事便好。”长生这才松了一口气:“你们这回实在去了太久,只是去瞧一下榕树旁的房子而已,总不至于这般久。夜晓得了,便让她的一个仆从也去那边房子处查探了,你们可曾遇见?”

“见到了,是宁凝。”师清漪说:“不过现在应该称呼她为九了。”

这样说来,宁凝应该也是看完房子后,察觉到榕树不对,通过榕树的域进入了地底下。

长生和千芊听了,有些惊讶于宁凝的出现。夜在给长生的消息回复里只说派出了一个仆从,她们并不知道那就是宁凝。

时间有限,师清漪让音歌留在房子里休息,顺便和长生千芊她们一起保护濯川,防止驭者异动,她自己则叫了风笙与苏亦开车过去,接那些学生们去医院。

高台县医院离村子这里比较远,路上的时候,雨霖婞从那个昏迷的学生衣服口袋里拿出那个录了像的手机,将那些录像备份了一份,然后删除了手机里的录像和痕迹,这才将手机还回去。这是那个学生的父亲临死之前的遗物,得给那个学生留作纪念。

一路开了许久,才到达医院外头。师清漪等人不便出面,就把车辆都停在僻静的阴影里,下车与那些学生告别。

“进去后,就找急诊台的护士,再请护士打电话联系你们的家人。”师清漪说:“到了医院,你们什么都不用怕了。”

她看向边橙:“边橙,你带着她们,能做到么?”

边橙目光坚毅,点点头。

“我相信你,能做到。”师清漪笑了笑。

边橙终于逃出生天,个中滋味简直难以形容,她这回没有写字,而是郑重地动了动嘴唇,向师清漪她们无声地做了两个字的口型。

师清漪看出她的口型,那是在说:“谢谢。”

边橙眼中含了泪花。

师清漪看着她,也低声说:“谢谢你。”

在诡谲的地底下,遇见了一个值得信任的陌生人。

她是多么感谢。

边橙面露疑惑,似乎不明白师清漪为什么这么说。师清漪心中五味杂陈,朝她挥了挥手,边橙没再耽搁,带着其他学生向她们感激地鞠了一个躬,这才朝医院大门走去。

剩下师清漪,洛神,雨霖婞站在幽暗的夜色之中。

师清漪看着洛神:“她是干净的。希望她和那些学生以后能从这次伤痛中走出来。”

虽然舌头的创伤再也无法复原,但她相信以边橙的坚强和聪明,能坚持走下去。

洛神轻轻颔首,道:“回去罢。”

主要是医院来回的路途太久了,等再度回到村里的房子,雨霖婞早就睡着了,去叫她下车,她的手迷迷糊糊中不断乱挥,嘴里直骂别吵,最后没办法,还是风笙和苏亦把她抬下了车,送去休息。

长生一直坚持在客厅里等到师清漪她们回来,等得昏昏欲睡,最后还是洛神抱着她回房睡觉的。

这个惊险疲惫的夜晚终于告一段落,师清漪和洛神洗完澡,很快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个晴好和煦的天气。地底下的阴霾仿佛也被一扫而空,迎接这阳光的味道。

雨霖婞睡到很晚才起,起来还因为起床气发了脾气,之后将自己收拾干净了,下楼的时候嘴里还在念叨着:“昨天我怎么就那么睡了,没有洗澡,也没有人给我换衣服!你们这些家伙,我在地底下滚了一身灰,就让我这么睡,早上起来闻着那味我都晕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你们谁去闻闻我那床铺!”

风笙和苏亦战战兢兢的:“小姐,昨天晚上你回来时睡得沉,我们……不敢给你换衣服,只好让你直接躺着了。”

千芊坐在桌旁,慢悠悠喝茶:“你是忘记你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扬言谁要是吵你睡觉,你就弄死谁?他们两个小哥不方便帮你换,我方便啊,但你不肯,睡着了还对我连打带踢,大小姐,我伺候你不起。”

雨霖婞:“……”

“养蛇的,你别信口雌黄污蔑我。”雨霖婞有点心虚,寻思着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早知道我就给你录个像,也能当个证据。”千芊摇了摇头。

她们两在这对呛,洛神走到雨霖婞房间,床上的确有味了,难怪雨霖婞一肚子火,就替她拆下之前的,换上干净的一套,并把雨霖婞睡脏的被套床单和枕头拿去洗衣机里洗。

雨霖婞这下对千芊更有气了,指着洛神,对千芊痛心疾首地说:“你看看她表姐啊!你看看人家!她帮我洗被子,多么贤惠!”

洛神经过雨霖婞,淡淡留下一句:“我只是怕房子里有味道。”

雨霖婞:“……”

她抬脚要踹洛神,洛神轻飘飘走开了。

外头阳光正好,风也温柔,师清漪在前坪里牵了晒绳,将洛神洗好的被子等一一晾晒上去,光穿过布料,带来一种惬意的通透感。

长生也过来帮忙,将那在风中摇曳的被单理顺了,拍了拍。

但她的动作很快就停下了,感觉被单的另一侧出现了一个身影。那身影在微透的湿润被单相隔之下,隐隐约约的。

被单被另一侧那人掀开了。

夜抬手拨开被单一角,默默地看着她,眸中落了些许阳光,但却并没有将她眸中的夜色点亮。

长生又惊又喜,她没想到夜居然来了。

夜与她隔着被单相望,点了点头:“我过来给鱼浅授课。”

夜的身后还跟着灰白毛,灰白毛如同跟班鹌鹑似的缩了缩脑袋,摆着手对长生打了个招呼:“……嗨,小仙女。”

长生噗嗤一笑,学着他说话,也摇手:“嗨。”

夜瞥了一眼灰白毛:“你叫她什么?”

“……小……小仙女,不可以吗,荼姐?”荼姐平常说话也没什么表情,灰白毛其实也看不出她的情绪,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生气,小心翼翼地解释:“我是看她长得好漂亮,好像小仙女,才这么叫的。”

荼姐好像不会开心,也不会生气。

就是让他觉得害怕。

夜却点了点头:“她是漂亮。”

长生顿时愣住了,过了一会,她脸颊微有些红扑扑的,对灰白毛道:“你可是还不知我名姓?”

灰白毛忙说出自己在称呼方面的苦恼:“我不知道你姓什么,听师小姐和洛小姐叫你长生,可是又听那个千小姐叫你心肝宝贝,这听着都不像是我能称呼的。”

长生笑道:“我姓靖。”

灰白毛改口:“靖小姐。”

夜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师清漪和洛神刚才进去取另外要晾晒的,暂时进了屋,这下提着桶子出来,看见长生在和夜,灰白毛说着什么,忙走了过去。

师清漪笑了笑:“你们在说什么?”

“说怎么称呼我。”长生的心情比这外头的阳光还要好。

师清漪让夜和灰白毛进房子里去,灰白毛明面上说是来再看看古董箱,其实他知道自己的定位,就是个幌子。荼姐并不是要来看古董箱,而是来看房子里的这些人,但他怕荼姐真的会杀了他,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去,进去后就坐在沙发上,乖乖将自己坐成了一个背景板。

师清漪给他泡了茶,又给他端了点心吃。

灰白毛尝了一口,心里差点流泪。师小姐做的点心,太好吃了,待会荼姐应该会留下来吃饭,他又能蹭一顿饭吃,这么一想,过来当个幌子也不错,荼姐还会给他打钱。

好多钱。

师清漪怕灰白毛乱走,就让风笙和苏亦看着他。一来二去,他们三个大男人在楼下打起了牌。

自从鱼浅开始向夜学习驭术基础,其他人旁听,鱼浅的房间俨然成为了学习室,会议室。今天夜直接过来了,师清漪就搬了两个桌子进去,拼在一起,摆上点心茶水,众人围坐说话。

濯川则安静地平躺着床上,双眸紧闭着。

师清漪在桌上铺开了之前第一次下地之后画好的地下迷宫地图,这张地图其实只画了一部分,是通过她们首次到迷宫探过的那些路线,再根据音歌之前那几次的经历,综合出来的。

师清漪将她们四人在地底下遭遇的来龙去脉,从姓林的房子那里开始,详细地说起,并结合她们这次在地底下走过的路,加上雨霖婞的录像里录制的那些路线,对之前画的地图进行了扩充。

“这里的大榕树是一个入口,穿过榕树就是一片域,每个人跳下去,域都有可能不同。”师清漪在地图上标注,说:“音歌经过的是一栋破败的老宅,里面也不少脏东西,域是虚的,与地下的实际区域相连。”

“这里下来就是砖石通道,这里是薄膜道,穿过去有一座浮岛,周围是干涸的环状护河,薄膜道进食后会呕吐,吐出的白色球状体会掉落下来,进入这条护河,球状体里面会出来一些双手很长的血影子。”

“这里是祭祀赵听琴的祭坛,这里是圆盘,宁凝就是让音歌在这等的。”

师清漪一边说,一边画路线:“这地下的区域大到难以想象,甚至还上下分层。就算我们去了两次,音歌也去了那么多次,现在结合起来,也只能画出一个部分。姓林的和黑袍人躲藏的据点,完全没有头绪。”

洛神道:“不过此图逐渐清晰,下回再探时,回来会越发便捷。”

师清漪点点头:“大家把这张图多看几遍,记住每一条路线的分布。最近我们就先不下去了,看看对方会不会自己冒头,如果他们没动静,我们就先注意驭者的动向,免得她再打濯川的主意。近期我们就以休养为主,专心学习驭术基础,一切以濯川为重。”

鱼浅回过头,看了床上的濯川一眼。

洛神将地底下得到的两瓶香瓶取出来,刮出里头的香膏,分成好几个小瓶,给每个人一个小瓶随身携带,道:“有了此香,可以减少无常郎君与赵听琴的威胁。”

众人在房间里仔细商量,制定了一些之后的安排,等妥当后,夜开始现场给鱼浅示范驭术。

这一次,夜到傍晚才离开,灰白毛吃了一顿美味的午饭,还和风笙苏亦打了一下午的牌,感觉自己生活美滋滋的,盼着下回还来。

地底下的几个小时,有时候感觉慢得像几周甚至几个月那样漫长,一切的惊险跌宕都被高度压缩,塞进这短短的时间里,恨不得挤进每一分每一秒。但村子里的时间,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太惬意温暖了,以至于还没回过味来,一眨眼,一天就结束了。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师清漪还抱着洛神躺在床上,就听见了手机铃声响了。

她赶紧坐起来一看,是鱼浅打来的,连忙按下接听键。鱼浅就在楼上,居然在这个时间打电话,师清漪总觉得出了什么事。

“师师,洛神,你们快来我房间。”鱼浅话语听上去都在颤抖。

师清漪和洛神赶紧穿衣下床,快步跑向鱼浅的房间。

打开门一看,她们两人站在门口,脚步凝在了那。

濯川正坐在床边,闭着眼,自己在那束发。她双手伸到脑后,动作有些僵硬地束了个古式的长马尾,一手握着,另外一只手往床边摸索。

她现在穿着现代的衣装,是鱼浅给她买的,而之前那身古装以及三枚簪子都被鱼浅收了起来。

鱼浅怔怔地看着她的动作。

濯川没有吭声,还是继续摸索。

洛神走过去,看了片刻,向鱼浅道:“你可是驭了她?”

鱼浅摇头,面色却又惊又喜:“我未曾驭她。今日一早,我替她换下睡衣,穿戴好,谁知她竟坐下来,自个束发。”

师清漪想了想,说:“夜说过之前她和驭者斗笛,让濯川的意识松动了,她可能会有一些自主行为,现在应该就是属于这个现象。她还保留着以前的生活习惯,你给她簪子。”

鱼浅赶紧拿出濯川以往的簪子,递到濯川手里。

濯川似乎感觉到手中多了簪子,就自行挽了发,簪在发上,然后站起身来。

她虽然眼睛闭着,却似乎有一种格外特殊的感知力,准确无误地避开障碍物,穿过门,往楼下去,就像是她能看见似的。

师清漪,洛神,鱼浅跟着下了楼。

濯川来到桌旁,摸索了下椅子,坐在上面,这才不动了,像是僵在那。

鱼浅过去和她说了一会话,她没有任何反应。

“这种自主行为应该不会一直有,如果你看到她不动,也不用着急。”师清漪安慰鱼浅说:“随她就好。”

鱼浅点点头,对濯川道:“阿川,今日我们一起在此处用饭罢。”

濯川还是闭眼坐着,不搭理任何人。

鱼浅见她能动,心里感到无比满足,在旁痴痴地看着她。

师清漪和洛神回去洗漱了下,重新下楼来,去厨房准备早餐。濯川不动,鱼浅就陪着濯川在桌旁坐着,过了一段时间,厨房里飘来了食物的香气,那是厨房特有的气息。

濯川的手指这才再度动了动,站起身来,往厨房走去。

师清漪那边还开着火在煮汤,濯川走到灶旁,伸出手去,师清漪连忙将火关掉了,免得她被火烫伤。

濯川感觉不到火的存在,就开始在灶上摸索,手往下。灶下面是橱柜门板,濯川打开来,也不伸手进去,只是隔着门板口,将自己手掌贴在空气中,似乎是在感受那里的温度。

“她现在是古人思维。”师清漪看着她这古怪的行为,说:“她是不是以为这个位置是灶膛?”

洛神道:“应是如此。”

濯川试完温度,立即又出了厨房,往楼上去,她们三人赶紧跟着,就见濯川从捉妖箱里取出她的青色长剑,走出了大门。

走着走着,居然走上了村子旁边的一座小山丘。

濯川在那找到一小片树林,用长剑砍了一些树枝,扎成一捆,背着下了山。

回到前坪,濯川将那些树枝摆在地上,用长剑仔细修剪,虽然她的动作看起来十分僵硬,却都是连贯的,仿佛潜意识的记忆深入骨髓。

濯川砍完柴火,抱着些柴火再度进了厨房。

她把橱柜门打开,将那堆柴火放进去,认真码放好。

师清漪见濯川放柴火放得认真,暂时也不好阻止,只得由着濯川的心意。

濯川放完柴火,四处找了找,师清漪知道她是在找生火的,但濯川不认识打火机,找不到生火工具,就从外面捡了两块卵石,不断摩擦敲打。

师清漪见她辛苦,就拿来打火机,在濯川面前按了下。

一簇火焰霎时燃起。

濯川似乎吓了一跳,脑袋歪了歪,看着那打火机。

师清漪也难以理解,明明她闭着眼睛,看东西的时候却像是毫无阻碍,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濯川感觉到火焰,就把干叶子小心翼翼地凑过来借火。

干叶子被点燃了,濯川正准备将它放进橱柜里的柴火上,师清漪知道不能去阻止她的行为,可又不能真的让她把厨房烧了,连忙说:“啊,失火了!快救火!”

濯川似乎是听到了,立刻蹿起来,四处看了看,快步跑出去。

鱼浅赶紧跟上。

“快快快。”师清漪后背都是冷汗,赶紧对洛神说:“她肯定去找水了,我们快把柴弄出来。”

※※※※※※※※※※※※※※※※※※※※

说,为什么骗老实人【。

多多打分留言,灌溉营养液,不知道评论什么的话,还是给你们想好,请选择2分,然后打上“已阅,谢谢”,或者“甜可爱的生活,开启了~”

喜欢探虚陵现代篇请大家收藏:(m.qhxs.org)探虚陵现代篇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森女巫 超神机械师 暖阳 万道龙皇 明朝败家子 绝世武魂 纨绔天医 穿越八年才出道 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 剑来 重生之国民男神:九爷,亲一个 绝世武侠系统 驭房有术 我是终极斗士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超级无敌大师兄 重生之最强剑神 修罗帝尊 斗罗之九极斗罗
经典收藏 娱乐圈之善男压倒渣女 前男友组团来袭怎么破! 量身定制 盛世春光 满级食修穿回来了 [综合]攻略之神 重生学霸商女:枭爷,超给力! 她的罗密欧 难觅旧时光 我不上你的当 渣男不渣[快穿] 秀恩爱都得死 余生有你,甜又暖 小同桌 微检 重生之洛菲 重生之炮灰逆袭路 军妆 重生团宠大佬翻身记 探虚陵现代篇
最近更新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大神你人设崩了 穿书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被认回豪门后爆红了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 求生 诸天大佬 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 今天磕到天选大佬 我真的是酒厂老板 稳住,你可以[穿书]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穿成八零女炮灰后我干翻全场 首富被当成小可怜接回了豪门 [娱乐圈]眼泪鬼神 影帝闺女又又又冬眠了 重生后,厉爷对我狠狠宠 军婚蜜恋在八零 胜者是冰帝 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女配
探虚陵现代篇 君sola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 -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