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是妹控[红楼]

游火

首页 >> 表哥是妹控[红楼] >> 表哥是妹控[红楼]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快穿花式虐渣攻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南梁一梦 虞美人传 异世逆凰 修神:相府废小姐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红楼之朋友圈 驸马要上天 养丞 狼镝
表哥是妹控[红楼] 游火 - 表哥是妹控[红楼]全文阅读 - 表哥是妹控[红楼]txt下载 - 表哥是妹控[红楼]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106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次日, 甄夫人母女过府来访,别人还可不见,这甄家与贾家是老亲, 却是要见的, 王夫人忙出去接了请入贾母上院, 又遣人去叫宝玉。

贾母倚在榻上,微微欠身,笑道:“有些年岁没见你了,你婆婆身子还好?你这姑娘也大了。”

甄夫人笑吟吟地纳福,推着女儿磕头, 谦让着坐下, 笑道:“一向托福, 我婆婆倒还好,身上没病没痛的,十几年没进京了, 没成想您老还是这么健旺。”

贾母笑道:“我们老姊妹,都凋零了,也没几个人了,听见你婆婆好,我也就放心了。”

说完吩咐道:“请姑娘们来,见见世交家的太太小姐。”

婆子应声去了,诸姊妹还没来, 宝玉倒先到了, 过来给甄夫人请安。

甄夫人喜得一把拉住, 仔细一端详, 笑道:“怎么和我那孽障生得一般模样!下人回去说, 我还不信。”

不多时, 迎春领着探春和惜春进来,上前问甄夫人好,甄夫人一一赞过,给了见面礼,笑道:“别嫌小气。”

贾母笑道:“她们姊妹腼腆,你就别逗她们了。”

大家闲话一回,甄夫人笑道:“怎么不见府上的理哥儿?那年他去南京,还到我们府上吃过饭。”

王夫人笑道:“他是有官身的人,哪里会在家里。”

甄夫人听了点点头,也就罢了。

到了晚饭时候,贾母还要留甄夫人母女吃饭,甄夫人说家里还有事,贾母便命王夫人明日设席请甄夫人,王夫人自去安排下上好席面,遣人往甄府递帖子不提。

甄夫人如约而至,领了王夫人的席面,盘桓了几日,便带着女儿回金陵去了。

却说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不幸薨了,宫中减膳谢妆,皇帝点了端王负责老太妃的丧事。

贾府忙着裁衣扯布,给主子们做素服,两府诰命入朝守制,贾珍等带家人护送贾母等入宫随祭,五更去,未正回,家里未免就有些作反起来。

恰逢平儿到了生产的日子,偏凤姐儿不在家,探春和宝钗是未出阁的小姐,只有李纨里外打点预备。

这日才吃过饭,平儿就发动起来,李纨去守了一日,到半夜里,生下一个女儿来。

此时贾母王夫人等都睡了,只有凤姐儿过来看了一看,见平儿累得昏睡过去,孩子被妥帖地包在襁褓里,有奶娘精心照管着,便和李纨出了产房,笑道:“真不知怎么谢你才好,等平儿出了月子,叫她给你磕头谢恩去。”

李纨以手掩嘴,打了个呵欠,笑道:“我稀罕她磕头!你要谢我,不必推别人。这也不早了,我也乏了,你明儿还要支应老太太和老太太们,咱们都歇了罢。”

凤姐儿感激不尽,忙叫丫头婆子提了灯笼送李纨回去。

次日贾母等起来,听见夜里平儿生了个女儿,嗔着凤姐儿不来告诉,凤姐儿笑道:“大半夜的,惊动哪个也不好,横竖迟个一日半日的,孩子又跑不了。”

贾母笑道:“罢了,我知道你的孝心,只是别忘了打发人告诉琏儿去,可怜你们两口子多灾多难的,膝下就一个姐儿一个哥儿,如今又来个小丫头,也是你们的福气到了。”

凤姐儿笑道:“老祖宗就别操心了,大嫂子昨儿就派了人去告诉我们那一个去了。”

这时婆子们抬上粥饭来,贾母将粳米粥吃了两口,想起什么,问李纨道:“理儿这几日回来过没有?”

李纨道:“昨儿叫人回来取了衣裳,他自己没回来。”

贾母叹道:“天天这么丢下笆儿弄扫帚,也不知都瞎忙些什么,自己家的事是一件也不知道。”

众人都不敢接这话。

贾母对凤姐儿道:“你也坐下吃些,别伺候我了,一会儿还要入朝,别弄得空着肚子去,”又对李纨道,“你也去罢,如今家里都是你在管,疏忽不得。”

李纨笑道:“我伺候了老太太再去,也是一样的。”

到底伺候过贾母的早饭,看着贾母和王夫人的轿子出了门,方到议事厅来。

因宫中下了谕旨,天下有爵人家,暂停宴乐一年,各家遣散所豢养的优伶戏子,贾府亦发遣梨香院的十二个小戏子。

这十二个小戏子各有不得已的苦处,或是父母所卖,或是叔伯兄弟所卖,竟有一多半不肯求去的。

贾府是厚道人家,见女孩子无处可去,便留下做使唤丫头,分散在园中各处当差听用。

贾理见府中忙乱得不堪,长辈们自顾不暇,索性收拾了铺盖,只在外头住,无事并不回家。

这日去都察院点了卯,正要出去,王爽手里拿着一卷东西来了,笑道:“我父亲叫我批一部考卷,刻了出来分送亲友,三百多篇文章,我哪里有这工夫!我知道你这几日是清闲的,好歹帮个忙,多少替我批些。”

贾理笑道:“还要哄我!我们都察院清闲,难道你们翰林院就是什么忙地方!我这里还有卷子要看。”

王爽道:“真的有事,圣上给我们出了一个隋唐政治得失的题目,叫我们作,总裁给我们下头的人分派了活计,要按日子交差的。”

贾理听他这么说,只得道:“既然这样,我少不得帮你,你批了多少,下剩的我们分一分。”

王爽笑道:“要的日子紧,我批了五六十篇,夫人还替我批了五六十篇,剩下的都在这里了。”

说着将手中的卷子推到贾理面前。

贾理便和他分了卷子,就取了支笔批了两份,王爽见桌上有只茶杯,里面有半杯残茶,便要拿来吃。

“不知是放了多久的茶叶,仔细喝坏了肚子。”贾理一眼看见,忙夺下茶杯,顺手将茶水泼了,取了只新杯给他。

王爽见他低头批卷子,再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便到茶房提了壶热水,翻出贾理的茶叶,沏了两杯,提笔批了两篇考卷,“扑嗤”笑了,摇头道:“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

贾理凑过来看了看,笑道:“这样的卷子,也好意思拿来给你翰林老爷批。”

王爽道:“你不知道,这都是别人托到我爹面前的,我爹却不过情面,又不肯叫这些东西荼毒了,都推给我,我却推给谁去?也只有夫人疼我,肯替我批几篇,却也不耐烦了。”

贾理笑道:“尊夫人是极好的,你们夫妇也算琴瑟和鸣了。”

王爽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也不必羡慕,将来自有你受用的时候。”

……

那太妃之柩先在大内偏宫安灵二十一日后,便请灵入先陵,贾母王夫人等皆要跟去送灵,算来一月方回。

这日是清明,贾琏贾理特意请假归家,预备下年例祭祀诸物,带了贾环贾兰等往铁槛寺烧纸,只有宝玉推病没去。

那里红玉打发了贾理出门去,便和小丫头说:“我有事出去一趟,大概中午就回来,好生看着屋子,别跑得没了影儿。”

红玉前脚刚走,晴雯后脚出来,觉得身上不大爽快,要去园子里走走,嘱咐了小丫头一回,径自寻姐唤妹去。

才过了蜂腰桥,就见宝玉仰首站在一棵大杏树底下,正要过去吓他一吓,不想宝玉突然抬脚就走,只得跟在后面。

一路没寻着什么好机会,正要现身,却见不远处的山石后发出一股火光,听得有人在那边叫:“藕官,你要死!跑到这里来烧纸!(注1)”

晴雯大吃一惊,放眼瞧去,果然有个面生的女孩子蹲在那里,满面泪痕,想来就是那藕官了。

心里便想,早听说这一干人胆大妄为,果然不假,连姑娘们也不敢这样,偏她们就敢。

眼见得宝玉忙忙地过去,就知道他又要管这闲事了。

晴雯并不过去,只一闪身藏在山石后,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宝玉问那藕官做什么烧纸,藕官只是不答,少顷便有个婆子过来,要拉着藕官去见管家娘子。

藕官哭起来,宝玉忙出言相护,几句话唬住那婆子,将婆子打发去了,自己拉着藕官走了。

晴雯看了一场好戏,也无心出去和宝玉说话,折身就往潇湘馆走。

那边黛玉正在房中独自伤感,才提笔写了几句祭文,就见晴雯闯进来,说道:“林姑娘,你们藕官在那边烧纸,叫人拿住了!”

黛玉听了微惊,搁笔道:“越发胡闹了!她这会子在哪里?”

紫鹃忙起身道:“姑娘别急,我过去问问。”

晴雯笑道:“还问什么,事儿都完了,早就有人‘英雄救美’了!”

黛玉想了想,笑道:“没有别人,必是宝玉。”

紫鹃忙让晴雯坐下,细问经过,晴雯一句话不瞒,如实告诉了出来,道:“那婆子要回去说,是姑娘把藕官叫去了,叫大奶奶和三姑娘听着,好像姑娘有意包庇似的,倒是不好。”

黛玉笑道:“多谢你来告诉,我承你的情。紫鹃,你去大嫂子那里说明白了,再把藕官领回来。”

紫鹃会意,答应着去了。

晴雯见她们主仆伶俐,便不多说,见雪雁倒上茶来,忙接着,笑道:“劳动雪雁妹子。”喝了一口,叹气道,“宝玉这个人,就是好揽事,连个好歹都不分。”

黛玉笑道:“他就是这个脾性,况且藕官这些人原是学戏的,这会子又不叫她们唱戏了,弄来做丫头,一时不知规矩也是有的,倒不必过苛。”

晴雯端详黛玉片刻,笑道:“姑娘这话,倒和我们三爷是一个声气。”

黛玉道:“哥哥待人的好处,我是比不了的。”

两人闲话半日,无非说些刺绣摆设,看了两张花样子,晴雯便告辞去了。

紫鹃早已领了藕官回来,审了半日,藕官先还不肯说,紫鹃吓唬她要告诉了管家娘子撵她出去,藕官方说了。

原来这藕官原是作小生的,当初同来唱小旦的女孩子唤作药官,两人常扮夫妻,后来药官死了,这藕官心里惦记,便烧纸祭祀。

紫鹃听了,倒不好追究的,只道:“这回有宝二爷替你说话,倒罢了,以后再不可这样,你想,这园子里花树草木最多,万一点着了,惊着了姑娘们,算谁的,你有几个头赔?”

说完,拉着藕官到前头见黛玉,黛玉正吃饭,紫鹃上前服侍着用过饭,才道:“我去见了大奶奶,把藕官的事说明白了,大奶奶说,幸好没出什么事,叫咱们严加管教,这阵子老太太和太太们不在家,各处耐烦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黛玉见藕官面上并无愧意,心里称奇,便问道:“你作什么烧纸?”

紫鹃叫藕官说,藕官又不肯说,紫鹃只得说了,道:“她是个呆子,姑娘别同她计较。”

黛玉叹道:“不想你这么个人,竟是个‘情魔’。”

藕官细嚼“情魔”二字,不由得痴了。

紫鹃推藕官道:“这回叫你混过去了,往后可不能再这样,要烧纸,拿出去叫小厮们烧去,也怨我,没和你说规矩,以后倒要好生教教你。”

雪雁也道:“你再这样,这个地方可就难站了。”

藕官怏怏的应了,连日被紫鹃带在身边教导,心中不免生出些苦闷。

这日独自闲逛,恰遇芳官笑嘻嘻地托着一盏玻璃盏走来,忙停脚问道:“这是往哪里去的?”

芳官见了藕官,也自欢喜,便拉着她在一块青石上坐下,笑道:“才去看了柳嫂子,五儿病了,吃不下喝不下的,我弄了些玫瑰露给她。”

这柳嫂子是小厨房的,也是这些女孩子的干娘,她为人机巧,待这些女孩子比别的干娘都好,所以女孩子们也肯看顾她。

五儿便是柳嫂子的女儿,才十六岁,生得很是不俗,和芳官的交情最好,只是自幼多病。

藕官听见这么说,忙问道:“五儿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芳官道:“不过还是那么着,说胸口闷,吃了我带去的玫瑰露,说觉得清凉了好些,肯吃东西了。”

藕官便道:“肯吃东西就好,既然她爱吃这个,咱们就再弄些给她,我看林姑娘那里还有一瓶子没开封的,林姑娘又不大吃这些东西,等我去讨了来。”

芳官笑道:“用不着你,我们那里还有些呢,等不够了你再讨去,也是一样的。”

这里絮絮的说了些私房话,也就各自走了。

却说贾理完了两件公事,这日在家歇息,进园子里来瞧迎春,走到院内,却听得屋子里有人说话,便站在窗下听。

听了半日,屋子里是迎春的奶娘进来请安,在那里说些家事,什么各处失窃的话,拉拉杂杂的说不清。

贾理揭帘子进去,那奶娘唬得忙起来,请过安,避猫鼠似的走了。

迎春笑道:“该我去瞧哥哥的,倒烦哥哥来瞧我。”起身让了坐,亲自捧上茶来。

贾理让她坐下,含笑道:“我方才在外头听了一会儿,怎么有几件失窃的案子,说不清楚似的?”

这时岫烟自外头回来,见贾理在坐,也过来问好。

贾理待她一如迎春姊妹,并无外意,招呼她坐,岫烟笑道:“还要瞧林姐姐去,回来取个东西。”说着,取了东西去了。

“她倒是个乖人。”贾理见岫烟出去了,笑道。

迎春道:“都说她不错,我听说,薛家姨娘有心讨她做媳妇呢。”

贾理摇头道:“就薛家那个呆霸王,可配不上她。”

又提起先前的话头,迎春倒是知道,想了想,道:“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下人们间私相递送,一笔糊涂账罢了。”

贾理道:“这可不是糊涂账,只是没人追究罢了,真要认真追究起来,别人不算,彩云就有不是。”

迎春叹道:“话是不错,只是未免伤了大家的体面。”

贾理道:“体面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上下谁不知道里头是怎么回事,都装聋作哑罢了。这么放任下去,早晚有祸事。”

迎春低头不语。

贾理端起茶杯喝茶,沉吟片刻,嘱咐道:“明年你大约就出门子了,这会子只要把自己这个院子管好,约束好下头就行了,别的你管不了,也不必去管。”

迎春闻言心中凄惶,低声道:“我不想离家……”

贾理心中一软,伸手搭住她的肩,宽慰道:“有我在,你怕什么,不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妹子,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只管告诉我,我就接你回来,好不好?”

迎春“扑嗤”一笑,抹了抹眼角,背过身去。

贾理笑道:“好了,有什么过不去的,我今年大约就要外放,留下你一个人,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迎春惊讶地道:“哥哥要外放出京?”

贾理道:“早晚的事,京里我都混熟了,也该下去见识些民情,省得和呆子一样,叫人哄骗。”

迎春笑道:“谁敢骗哥哥呢!”

兄妹两个说了些体己话,起身往潇湘馆去。

到了这年秋天,吏部出缺,皇帝政事之余,叫过贾理,问明他志向不改,便安排他任庆州知府。

至于前任庆州知府,因为清田不力,被吏部评了个“乙下”,打发去江西当教谕去了。

徒桦百般舍不得,拉着贾理叹道:“若叫你去,我心里实在舍不得,若不叫你去,又怕耽误了你的前程。”

贾理笑道:“你实在舍不得,就跟了我去罢。”

徒桦叹气更重,道:“这更不能,我舍不得你,可更舍不得我那些可人儿。”

贾理道:“没日没夜的胡闹,仔细叫你的‘可人们’吸干了。”

徒桦笑道:“大爷我龙精虎猛,区区几个小女子,还不在话下。”

两人胡说了一会儿,徒桦道:“到底是升了官儿,该摆两桌酒为你庆贺,兼作践行。”

贾理道:“要出去说一声儿请客,只怕有个三四天也请不完,滥饮无味,不如就请几个相与,又便宜又尽情。”

徒桦笑道:“这样倒好,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儿就下帖子请去,就在我这里摆上一席,我写帖子去。”

说着,果真去书房寻了纸笔,也不用文书,亲自写了几张书帖,命小厮们即刻往各处送去。

这里就吩咐人摆下席面,将上等可吃的果品拣了许多堆在席上,又开了几坛陈年好酒,因处在国丧,不好宴乐,席上没有请唱戏唱曲的。

一时王爽,龚少安等几个素日相与的来了,不过道声恭喜,便在席上坐了,听说是补了庆州知府,大家便说些知道的庆州风土人情,又说了些当地的官员。

贾理又将《艺苑》托付给王爽夫妇,笑道:“万事都放心,只有这桩放不下,只有托给瞻宇兄,我才放心。”

王爽道:“敢不尽力!只是往后有了好稿子,也要往这里寄,我还等着再看《萍踪侠影》这样的书呢!”

龚少安道:“原来这书也是你写的!拙荆最爱这个,有一本放在枕边,都翻得卷了边儿,我闲了也翻几页,倒是不打瞌睡。”

说得众人都笑了。

小酌几杯,大家各自散了,贾府早得知消息,喜得放过一轮鞭炮,见贾理回来,众星捧月似的一路送到贾母面前。

贾母不叫他磕头,一把搀住,笑道:“这大好的日子,还乱跑什么,看这身上的酒气!”

凤姐儿笑道:“老祖宗还装呢,一见了孙子,眼睛里全是孙子,都没我们了!”笑问贾理道,“多早晚去领敕牒和大印?”

贾母笑道:“呸,还有脸奚落我呢!连这点子事都不知道,还早着呢!”

凤姐儿忙笑道:“我才多大,哪里像老祖宗,什么事都知道呢!”

有人进来说东府大爷请三爷,贾母忙让贾理出去,道:“好生听你哥哥们嘱咐。”

到了外头,不仅贾珍在,连贾赦,贾琏,贾蓉,贾蔷这一干人都在,大家彼此行过礼,贾赦说了两句场面话,自回房喝酒去了。

大家坐下,贾珍就道:“老三外任,身边没个得力的帮手不行,我这里有几个人,你瞧瞧能不能用。”

贾理道:“正愁这个呢,我虽认识了几个人,到底不大像,大哥哥有合用的,只管荐来给我。”

※※※※※※※※※※※※※※※※※※※※

注1:出自原著。

喜欢表哥是妹控[红楼]请大家收藏:(m.qhxs.org)表哥是妹控[红楼]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奇门 盛宠之嫡女医妃 天才魔后狠凶猛 心有不甘 最强边锋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快穿之渣女攻略 爷是病娇,得宠着! 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 绝色尤物 爱情公寓之最强大叔 帝霸 开局签到了先天圣体道胎 农门长姐有空间 刺客意志[快穿]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混成大神反被调戏 率性道医 大唐神探狄仁杰之南境风云录
经典收藏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 少将修真日常 隔壁世子又病娇了(重生) 反派要刷好感度 魔由心生 [综]五毒 琉璃灯之守灯人 魔王 质女 扶摇成仙 咸鱼公主的日常 炮灰不想死(快穿) 正室 幽灵 十贯娘子 末日叛刃 青梅 冷君夜妾 直播奶包皇子的日常 七秀
最近更新 明月漫千山 大佬退休之后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腹黑狂妃太凶猛 小豆蔻 女帝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王妃是邪道祖宗 天命神符师:君上,小狼狗! 生命的继续 借剑 [综]卡卡西,我还能抢救下! 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红楼之贾迎春 启禀陛下,娘娘又上战场了! 帝神通鉴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封敛雪印
表哥是妹控[红楼] 游火 - 表哥是妹控[红楼]txt下载 - 表哥是妹控[红楼]最新章节 - 表哥是妹控[红楼]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