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之公派丈夫

浣若君

首页 >> 六零之公派丈夫 >> 六零之公派丈夫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 你好,少将大人 军妆 军宠俏媳妇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重生之爷太重口了 医爱到底 总裁的私有宝贝 这题超纲了 天价前妻
六零之公派丈夫 浣若君 - 六零之公派丈夫全文阅读 - 六零之公派丈夫txt下载 - 六零之公派丈夫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亲爱的苏主任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听苏樱桃一讲, 博士和褚岩俩面面相觑了半天,博士伸手了:“小苏,把驾驶坐旁边那个钢.弩给我。”

算苏樱桃聪明, 几句话糊弄过了刘伟民, 但是他要找不到钱,肯定还得回来。

这时候怎么办,只能是他们两个去端刘伟民的老巢啊。

褚岩咧大了嘴巴, 看着博士那个钢.弩, 简直要笑死了:“把你那玩艺儿放下吧, 我车有一把半自动的轻机.枪,还有一把□□呢, 你拿□□,我拿轻机.枪就行了。”

“我还是拿着我这个吧。”邓博士想了想,对苏樱桃说:“不要下车,把车门锁紧, 全卧倒在车里, 不管外面有任何声音都不能出声, 明白吗?”

这车虽然跑不快,但它防弹, 而且你现在下车,跑又跑不远, 万一遇上个歹徒呢。

“小苏,给,我这儿有个望远镜,你拿着, 一会和可以观观战, 对了, 你还没见过我的枪法吧?”褚岩往轻.机枪里卡了个弹匣,说:“一会儿可以拿这个看一看。”

博士的车上就有望远镜,而且,他们俩总得拿一个望远镜去观察情况吧,所以,博士就把褚岩给苏樱桃的望远镜又拿回来了。

“我们走了,你看好孩子。”博士摸了摸儿子的手,说。

熊光弼啥也不知道,跳了起来,还在说:“我刚才听见我干爹的声音啦,我一会儿会告诉他,你们从沙漠里挖了很多钱,但不分给我。”

汤姆一把,又把熊光弼给压下去了。

到底是冷兵.器厉害,还是□□更厉害,又到底,博士那个看起来一点用都没有的小钢玩艺儿,是不是像陈超他们吹嘘的一样,比狙击.枪还厉害。

这可真是误打误撞撞上的,褚岩一直听说过,但从来没见识过。

今天,他得见识一回了。

博士和褚岩走了之后,汤姆才把熊光弼给松开。

好家伙,这一松开,熊光弼是彻底被惹恼了,要开门跑,汤姆不让他跑,他居然开始咬汤姆了:“我爷爷可是军委的司令员,你们惹了我了,问题很严重,我要让我爷爷收拾你。”

“我爷爷叫罗衡,你他妈去军委大院看,他才是军委的第一司令员。”汤姆说。

“我大伯还是对外贸易部的部长呢,你妈也死定了,我会让我大伯永远不买她的东西。”熊光弼又说。

因为车停着,不能动嘛,苏樱桃就索性把杰瑞抱在怀里,让他玩方向盘,自己则拿着望远镜,正在眺望村子的方向。

这时候博士和褚岩的车还没进村子,而沙漠里,刚才汤姆挖过宝的位置,有个人影正在那儿走动着,四处跑来跑去。

看得出来,那是刘伟民,他到村子之后,第一站就是去了沙漠,找自己的钱。

这应该是没找到钱,他转身,又往村子里跑了。

苏樱桃继续拿个望远镜望着,又问熊光弼:“你为什么要告诉你大伯,不让他买我的东西?”

让外交部采买产品,这是苏樱桃的艺术雕塑走向国外的第一站,这个比供货给首都百货大楼和上海友谊商店更加重要,因为它关系着,她的产品整体走向国外。

这小屁孩儿熊光弼孩子不大,一身卑鄙手段不说,就连对外贸易部和她之间的生意,他也了解?

“我后妈说的呀,你的刺绣丝巾,总理一直拿着送人,我后妈都说了,她也想开个厂,这样,就可以让我大伯只送她的产品,不送你的。”熊光弼得意洋洋的说。

孙静静这趟来了红岩,但是没下秦工,而是一直呆在红岩。

这么说,孙静静是想抢她刺绣的生意?

搞刺绣,人人都可以搞,要是孙静静在红岩随便找个人搞一点敦煌元素的刺绣,她跟对外贸易部的熊部长又是大伯和弟媳妇的关系,还真别孙静静抢了她的生意?

不过且不说这个,突然之间,苏樱桃就听到砰砰几声枪响。

“趴倒,你俩都给我趴倒。”苏樱桃连忙说。

但孩子天生爱看热闹,他们哪会趴下?

不但不趴,而且还全贴窗户上了。

其实他们的车离开村子也不远,顶多也就500米,在沙漠边缘,除了树是遮挡物,什么都可以看得见,褚岩和邓昆仑俩开的车,也才刚到村口不久。

而就在这时,看不到人,但是能听得见枪声,打在吉普车上,一声又一声能击穿耳膜的枪响,四周似乎有好多样枪,正在朝着那辆吉普车射击。

“完了完了,你爸要死了,你看,那么多人在打他。”熊光弼趴在窗户上,得意洋洋的说。

那辆吉普眼看就要给打烂了。

汤姆也趴在窗户上,看褚岩那辆吉普车几乎要给打成筛子了,突然就喊了起来:“dad!dad!”

过了一会儿,他又在喊:“爸爸,那是我爸爸,我的爸爸,婶婶,我的爸爸!”

趴在窗户上,他也不敢出去,呜呜咽咽,一个劲儿的在叫:“没了,死了,砰,炸了,炸了!”

这孩子是亲眼见过父母被炸上天的,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熊光弼反而得意洋洋,突然嗷的一声,指着一个地方在喊:“那是我干爹,快看,他在那棵树后面,他手里有一条枪!”

苏樱桃隔着坐位伸手,不停的揉着汤姆的肩。

在她想来,估计博士和褚岩俩,这会应该也已经去见马克斯了。

得,不用望远镜了,她现在要想的是,万一褚岩和邓昆仑全被刘伟民干掉,自己要不要丢了熊光弼,赶紧带着汤姆和杰瑞一起逃命。

这可是法治社会,离此10公里就有一个村子,刘伟民再横,他朝着一个军人和一个博士开枪,他这辈子已经完了,吃十颗子弹都不止,但前提是她得活下去,跑出杏树村。

而这时,望远镜在熊光弼的手上,他正在望着远处,突然就啊的一声,随即,苏樱桃和汤姆都闻到,车里弥漫起了一股尿臊味儿。

这是熊光弼吧,他居然尿裤子了?

而且,他把望远镜也给丢了。

熊光弼看到了什么,他看到那辆挡风玻璃全碎的车里伸出一杆枪,然后,砰的一声,他干爹应声倒地了。

然后,再过了一会儿,又是砰的一声,紧接着,一颗杏树上,连人带杏子,啪的一声砸了下来,又是一个人。

然后就是半天的寂静,再过了一会儿,啪的一声,一边又掉下来一个人。

这整个过程,大概得有十多分钟,但是就在这十多分钟里,一枪一个,过了半天,外面终于安静了。

这下熊光弼彻底哑巴了。

而汤姆呢,则一直是缩在杰瑞的那个小座椅下面,默默蜷屈着的。

苏樱桃其实比汤姆还着急,毕竟博士可是她儿子的爹,她的丈夫,褚岩要有个三长两短,她心里都过意不去,更何况博士。

而就在这时,车门啪啦一声打开,弹壳辟哩啪啦往地上掉着,先下来的是褚岩,而且那家伙声音特别大,下来就在笑:“邓昆仑,怎么样,见识我把把十环的厉害了吧?”

但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

而褚岩呢,站在车旁,就那么愣着。

那是一道白光,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不是苏樱桃形容的夸张,也不是她要故意夸张,真是一道白光,那应该是博士的钢.弩,朝着某个地方飞了过去,这下,这个地方才算真正安静了。

前面到底是个啥样子,苏樱桃当然不能去看。

但是,她可以告诉汤姆一声啊:‘快看,你叔在那儿呢,他下车了。“

“喔。”汤姆嘴巴张的好圆,抬起头了,小脸蛋简直像个给太阳晒红的小红薯一样。

“来了来了,他过来了。”苏樱桃又说。

博士确实过来了,而且边走,还边在抖身上的弹壳。

那是刚才那些造枪的人射击的时候,打在他头发里,衣服里的。车体防弹,但玻璃不防弹,他和褚岩也是得亏了那辆军用吉普才保住了命。

在这一瞬间,苏樱桃从心底里,是真心喜欢这个男人,褚岩进村子去了,他大步走了过来,掀起车前盖,在里面捣鼓了几把,然后拍了拍车门,对着儿子和汤姆笑了一下,示意苏樱桃发动车,赶紧走。

“叔叔,再见!”汤姆抹干净了脸,挥着手说。

这孩子的心里,刚才伤心过,绝望过,此刻正在狂喜,在激动,还想嚎啕大哭。

可他什么都不说,他不是那种喜欢给大人添麻烦的孩子。

而熊光弼呢,居然来了句:“我都看见了,你叔叔拿枪杀了我干爹,我要报案,我还要告诉我爷爷,让他枪毙你爸爸。”说着,他直接朝汤姆的眼睛上唾了一大口唾沫。

“你,今天不准吃饭!而且今天要罚站半天时间。”苏樱桃指着熊光弼的眼睛说:“我要不改了你这些臭毛病,我就不姓苏。”

哪怕捣人一拳头,也比唾口水让人来的愤怒。

虽然熊光弼还是个孩子,也是教育问题才成这样的,但是,他这种行为,是真正惹怒了苏樱桃了。

……

杰瑞已经饿的哇哇叫了,汤姆和苏樱桃也饿的肚子咕咕叫。

赶紧回家,搞饭吃啊。

今天可是宋言当选秦城重工,党组书记的日子,按理来说,宋言家的家门口,应该门庭若市才对,但是,在小白楼前停了车,苏樱桃居然发现,张平安和徐俨俩人站在自家门口,笑的简直就像版报上那些庆丰收,抱着极度夸张的麦穗的农民伯伯一样?

“你去哪儿了,这半天才回来。”徐俨问。

“去搞了点砖土,给孩子擦屁屁。”苏樱桃说。

“这都一点了,去我家吃饭吧?”徐俨说。

苏樱桃问张平安:“上面来的领导呢,你不去招待领导,怎么在这儿站着?”

张平安的鞋子被刘伟民穿走了,现在没得皮鞋穿,穿的是布鞋,两脚一交并,双手交握,他柔声说:“是这样的,我们亲爱的苏主任,领导.们和宋书记一起去秦钢了,你先吃饭吧,吃完饭,咱们再说别的事情。”

“你能不能叫我樱桃,或者苏主任?”苏樱桃问。

“当然可以啊,亲爱的苏主任。”张平安依然笑着说。

“珍妮在我家吃过饭,去农场了,你也去我家吃饭吧。”徐俨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笑,说:“亲爱的苏主任。”

这是无以言表的喜悦,虽然听起来有点肉麻,但徐俨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只要你愿意看,我今天晚上给你跑个脱衣舞。”

谁能想得到啊,苏樱桃居然真的让宋言当选了。

而且过程是那么的出人预料。

既然徐俨说做了饭,苏樱桃也就不客气的进了她家了。

徐俨炸了丸子,萝卜加肉的丸子,但做法又是秦州式的,把油炸过的丸子,加着五花肉、豆腐和粉条炖在一块儿,她还蒸了一锅松松软软的热花卷。

热花卷配汤菜,这个不仅苏樱桃喜欢吃,汤姆也喜欢。

杰瑞吃不了别的,但用菜汤泡着花卷,别看他人小,能吃大半个。

熊光弼毕竟在沙漠里刨了半天,他干爹死了那件事情,就像个梦一样,跟现实生活是没有牵扯的,苏樱桃不提,汤姆不提,熊光弼也就不提,他宁愿自己是看了场电影,一会儿干爹还会回来。

他并不能相信真正死过人,发生过枪战,在孩子的意识里,他只是看了一场电影而已。

所以他也坐到桌子上,准备要吃饭了。

“你,给我出去,站到门外,罚站去。”苏樱桃指着门外说。

熊光弼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了:“我爷爷可是……”

“你爷爷是谁关我屁事,你在我家孩子脸上吐唾沫,你就应该出去罚站。”苏樱桃指着外面说。

她没想替别人家教育孩子,但是,熊光弼欺负汤姆欺负的太多了,这个,必须给他点教训。

“樱桃,不样太好吧,这孩子的大伯可是对外贸易部的熊部长,咱们不是要跟熊部长谈生意?”徐俨也说。

熊光弼洋洋得意,直接朝着苏樱桃的脸吐了一口口水。

“出去!”苏樱桃把口水稀数抹回熊光弼脸上,然后说。

熊光弼还不肯出门,苏樱桃于是让徐俨替自己给杰瑞喂汤泡过的花卷,揪着熊光弼的耳朵,就从徐严家出来,把他安在自己家门外,让他站着了。

端了碗饭出来,她就在自己家门外坐了慢慢吃,盯着熊光弼。

“我会告诉我大伯,你在有人的时候对我很好,但是没人的时候,就拿针戳我,你拿针戳过我后妈,你们以为我们不知道吗,我大伯都知道这件事情,他肯定会相信的,你死定了。”熊光弼居然说。

这是个跟汤姆年龄一样大,但比汤姆心机还要深的孩子。

这种心机,还跟汤姆那种不一样,他特别熟捻一种官场上的潜规则,而且会讨好长辈,在他爸,他爷爷,他大伯的眼里,应该是个好孩子,因为他很乖巧,也不打人,估计也不给长辈吐口水。

但是只要自己的长辈不在,他就想尽千方百计的去捉弄,践踏别人的尊严。

完了,惹得别人忍无可忍,出手打他。

在他的长辈们看来,还是别人对他不好。

幸好今天领导.们全去秦钢了,这孩子被留在了秦工。

很好,苏樱桃从现在开始,得好好教教他如何学做人。

要不然,就这样把这家伙给放了,你想想,等他委委屈屈跑到他大伯面前,说苏樱桃表面上对他特别好,巴结着他,捧着他,私底下却拿针戳他。

哪怕他大伯本身人比较正派,会不会信?

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汤姆和杰瑞几个孩子身上,苏樱桃自己都辩不明。

更何况他大伯。

看苏樱桃吃完了菜,端着碗,慢慢的在喝汤,熊光弼突然小声说:“我渴,想喝水,但我只喝放了糖的水。”

苏樱桃不答这个,笑了笑说:“你见钱分一半的习惯,是你大伯,还是你爷爷教的呀,说了我才给你水喝。”

熊光弼想呸,想唾,可他已经几个一天没喝过水了,没口水了呀。

“我不说!”

“不说就渴着吧,渴死也没水喝。”

……

“你这样对我,我后妈会让我爷爷搞死你的。”熊光弼艰难的添着唇说。

苏樱桃喝完汤,满足的掏出手绢擦了擦嘴巴:“看来你爷爷喜欢见钱分一半,不给他分的人,他都要搞死,对不对?”

这会撇了撇嘴巴,熊光弼终于小声说:“不是,是我后妈,她喜欢见钱分一半。”

“她收来的钱呢,用来干嘛啦?”苏樱桃紧追着问。

熊光弼嘟了嘟嘴巴,得意洋洋的说:“我才不会告诉你呢,因为她说过,那钱将来都是属于我的!”

吆,孙静静和熊光弼,这又是一对相亲相爱的母子呀!

※※※※※※※※※※※※※※※※※※※※

嘿嘿,记得留言呀!

喜欢六零之公派丈夫请大家收藏:(m.qhxs.org)六零之公派丈夫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探虚陵现代篇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一座城,在等你 带着空间穿越 诡神冢 绝色尤物 仙王的日常生活 武炼巅峰 [综]再揪我尾巴咬你 斗罗之皇龙惊世 沈家九姑娘 在生存游戏做锦鲤 天生女主命[快穿] 帝霸 被群嘲后开始逆天[穿书]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我的道士生涯 无敌天下 凌天战尊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经典收藏 [综]团长的跨界直播 绝色尤物 八零之美人如蜜 饕餮靠吃爆红娱乐圈 直男被攻略手册 听说你也喜欢我 专横 暗黑系暖婚 重生之影帝贤妻 只怪当初瞎了眼 致命偏宠 离婚硝烟 和前男友成了国民CP 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 首富刚上幼儿园 微检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秀恩爱都得死 不好意思我老公也是重生的 渣男不渣[快穿]
最近更新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五年恋爱,三年模拟 满级绿茶被迫逆袭[快穿] [综英美]陛下一统宇宙 [综]我妻家传统艺能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完美人设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他以时间为名 那个豪门真千金跑了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容修 女帝玩转时尚圈 全能千金燃翻天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替身团宠大佬man爆啦 傅少的娇妻又黑化了
六零之公派丈夫 浣若君 - 六零之公派丈夫txt下载 - 六零之公派丈夫最新章节 - 六零之公派丈夫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