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前妻

吕颜

首页 >> 天价前妻 >> 天价前妻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娱乐圈之影帝的超宠甜妃 宠妻撩人:狼性总裁求放过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 好想住你隔壁 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 你好,少将大人 他从暖风来 极品辣妈好V5 纯情丫头火辣辣 跨界演员
天价前妻 吕颜 - 天价前妻全文阅读 - 天价前妻txt下载 - 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完美落幕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兰迪市的酒吧很多,尤其是在酒吧街那边更是酒吧林立,而有了天翼盟的管辖,这些酒吧虽然也有斗殴打斗什么的,不过总体而言,还是平稳的,基本不会闹出什么大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天翼盟和政界关系格外好的原因之一,有了天翼盟牢牢掌控着亚洲这边的黑帮,各国警察其实都松了一口气,不管是枪支、毒品,各个方面都非常的稳定。

“老板,你确定你不会亏损吗?”打着哈欠,擦拭着吧台上的玻璃杯,服务生小蒋疑惑的看着懒懒的坐在吧台里的酒吧老板,老板调酒技术不太行,然后酒吧也是普普通通,唯一让小蒋感觉能吸引客人上门的估计就是清净了,客人少了,自然清净了,而且也没有嘈杂的的DJ音乐,三三两两的客人喝着酒,差不多是最不像是酒吧的酒吧了。

“放心,年底会给你奖金的,快回学校复习去,期末考不要被当了。”老板潇洒的摆摆手,让酒吧里唯一的服务生就这么提前下班,自己果真是会最善良的好老板。

小蒋看了看四周,想着自己确实还有一些课程需要复习,感激的看了看老板,将杯子放到了身后的架子上,这才感谢的转身离开,虽然酒吧没有多少生意,可是老板给自己兼职的工资不低,一个小时三十块,差不多就够自己一天的花销了,有事还可以请假,期末还可以提前下班,所以小蒋是真的希望酒吧可以一直开下去。

三三两两的客人也陆续的离开了酒吧,毕竟已经是深夜一点钟了,这是酒吧的门被推开了,姚祥径直的向着酒吧吧台走了过来,跟在他身后的四个保镖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酒吧,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这才站定了身影。

“火凤烈焰。”坐在椅子上,姚祥对着调酒的老板说出暗号,这里是整个兰迪市买卖消息的最好地方,任何消息,只要你出的起钱,只要这个消息不涉足到酒吧的安全,老板都会有给你精准的消息,口碑极好,不少黑道,甚至很多警察还有情报组织的人都会来这里打探消息。

“要查什么?”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惺忪模样,老板调了一杯酒递了过来,接过姚祥手里的纸张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两个字缘楼。

“查清楚这幢楼里所有的人,价钱任由你开。”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烈酒,姚祥暴戾着一双眼,丝毫不掩饰满脸的恨意和杀机。

老板低着头拿出打火机,然后将手里的纸片给点燃,那总是无精打采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精睿凌厉的光芒,瞄了一眼灌酒的姚祥,这位也不先去打听打听清楚,竟然查到缘楼来了。

“明天这个时候给你答案,每个人价格十万。”老板淡淡的开口,摆摆手,示意交易交谈已经结束。

入夜,小墨是睡着的,不过当特定频率的手机突然震动时,小墨倏地一下从黑暗里惊醒,快速的拿过手机,打开收到的消息,是乱码,靠在床头输入了密码之后进去之后,看了一眼,神色微凛,已经凌晨一点半了,不过还是要去一趟。

“哥,你去哪?”简克克虽然睡的沉,不过当小墨起身之后,将枕头塞给了喜欢抱着小墨入睡的简克克怀里,不一样的手感之下,简克克立刻惊醒,迷蒙的睁开眼看了一眼自己抱着的枕头,然后抬起头,哀怨的目光看向小墨,如同被抛弃的小媳妇。

“克克继续睡,我出去一下。”小墨将衣服扣子扣好,看着简克克那无比哀怨的模样,不由的走到了床边,轻轻的拍了拍简克克的头。

“我也去。”嫌恶的将抱着的枕头丢在了一旁,虽然简克克更喜欢这个暖和的大床,而且大半夜的外面多冷,不过还是快速的掀开被子起床,冰冷的空气席卷而来,让简克克冷的颤了一下。

“克克,你睡,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了。”小墨看着冷的发抖的简克克,快速的拿过被子将他给裹了起来。

“不要!”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简克克咬着唇,帅气的小脸上满是失望,有些委屈的看着阻止自己的小墨,哥哥最近越来越忙了,除了学校,常常也是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后,就睡觉,根本没有时间陪自己玩,简克克越来越有种和小墨遥远的感觉。

在自己还是一个四岁的小屁孩,每天只能在幼稚园里消磨时间,哥哥却越来越遥远了,在过着自己并不知道的生活,小墨没有说自己每天到底在做什么,所以简克克也没有问,可是心头却是惶恐不安。

“那多穿一件衣服,不要冻着了。”小墨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忍简克克那乌黑的瞳孔里落寞的神色,转身向着衣柜走了过去,将简克克的羽绒服和帽子围巾都拿了出来。

笑了起来,简克克任由小墨给自己穿衣服,近距离之下打量着小墨精致的五官,那浓黑的睫毛如同扇子一般,让简克克只感觉心头柔软的几乎要化成一滩水。

“走吧,哥哥。”穿上鞋子,简克克握住小墨的手,即使外面多么寒冷,可是对于简克克而言,此刻是就是幸福。

大门口,影七已经站在车子边,看到小墨下楼立刻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看了一眼跟过来的简克克,怔了一下,却也没有多言,等小墨和简克克上车之后,平稳的发动了汽车向着酒吧的方向开了过去。

虽然简克克一脸兴奋外加激动可以和小墨一起夜晚出行,可是随着汽车的开动,暖气之下,小小的身体终究只是四岁的孩子,而小墨又是一只手臂环着简克克的肩膀,渐渐的,简克克打了个哈欠,眼睛慢慢的闭上,最后整个人靠在小墨怀里睡着了。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汽车停在了酒吧的外面,“影七叔叔留下来照顾克克。”小墨对着影七开口,慢慢的将睡着的简克克放在了后座上,自己起身下车走进了酒吧里。

“墨少。”酒吧老板原本正在收拾着酒吧,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看到小墨之后,立刻一扫之前的懒散,笔直的站定了身影,眼神坚毅,态度恭敬。

“是什么人来打探缘楼的消息。”对于这个称呼,小墨已经决定不去纠正了,御家是古老的家族,对于身份有着明显的界定,以前在岛上,大家都熟悉,所以还会喊小墨的名字,可是岛外的御家人却都是尊称小墨为小少爷,实在让小墨有些头痛,而如今,小墨正是接受御家的训练之后,称呼就由小少爷变为了墨少,不熟悉的一些下属对小墨更是异常的尊敬。

“北方姚家的长子姚祥,这是资料。”酒吧老板快速的走进吧台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的,打开相应的页面,准备让小墨浏览。

“姚家?不用,我知道他。”小墨摆摆手,沉思着,这些天,小墨虽然忙着训练,却也知道发生的事情。

笑白阿姨以前的律师朋友楼明被抓入狱,笑白阿姨原本想要给他二审翻案,却牵扯到张开源,而这个张开源身后竟然是姚家,这才将事情复杂化了。

“替我联络姚家在兰迪市市的人,明天下午五点见面。”小墨淡淡的开口,心头已经有了打算,御家这么多年能一直屹立在黑白两道,凭借的就是良好的信誉,而且只要不触犯到御家,那么御家是不会插手任何事情。

“墨少要亲自出面?”酒吧老板疑惑的愣了一下,以墨少的身份,姚家虽然也是家世显赫,可是这样见面会不会有危险。

“无妨。”自己要见的是姚家的主事者,而且这一件事如果能兵不血刃的解决最好,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御家被牵扯进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张开源和姚家究竟是什么关系。”

“回禀墨少,这个查不出来,不仅仅是我们在查,还有好几路人都在查张开源,可是事情时间太久了,当年被人抹的干干净净,除了姚家和张开源自己之外,只怕没有第三人会知道。”

等小墨从酒吧里出来时已经是天亮了,因为姚家的事情,整个局势目前都有不少变化,安插在军方还有政府高层的人都在深夜被小墨叫醒了,让他们各自留心,不要让御家被牵扯到姚家这一次的危机里,毕竟不管事情到底如何发展,姚家即使不垮台,也会被排挤出军方,所以御家但凡和姚家有关联的人和事都要撤的干干净净,防止被牵连到。

“哥哥。”简克克眼睛还没有睁开,脑海里最后残留的记忆是靠在小墨怀抱里睡着了,此刻感觉到自己正枕在“小墨”的腿上,心里头如同喝了蜜一样的甜,不由的挪了挪身体,双手用力的抱住“小墨”的腰,然后直起身体,迷糊着一双眼直接对着影七的唇啵了一下。

可是触感不对之下,简克克猛然的睁开眼,赫然对上影七有些扭曲的脸,而简克克刚刚幸福甜美的梦境彻底被打碎。

“怎么是你?”哇哇的叫了起来,简克克苦着小脸,和影七大眼瞪着小眼,为什么不是哥哥?为什么自己要睡在影七的腿上?为什么自己刚刚亲了影七的嘴巴?

“一直都是我。”影七看了一眼自己大腿上的口水渍,嘴角微微的纠结的抽搐了一下,被简克克给睡了一夜,腿已经发麻了不说,关键是克克睡觉还不安分,扭啊扭的,还用力的抱着自己的腰,虽然说影七知道这只是一个孩子,四岁的孩子,可是半夜简克克偶然梦呓一下,笑的格外的诡异,那表情怎么看都不是像是个孩子,而像是个小色魔。

影七忽然想克克以为抱的人是小墨,所以这个四岁的孩子不会在梦里对小墨瞎想吧?可是刚刚嘴被克克给亲了一下,这么一想,影七表情再次诡异的变化着,不停的安慰自己,一定是想多了,想多了,克克这孩子只是和小墨格外亲近而已,绝对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毕竟他只有四岁啊。

“怎么了?”一夜没有睡,幸好是周日,不用上学,小墨刚走出来打开后座的车门,疑惑的看着表情诡异的影七和简克克。

“哥。”

“小墨。”

两人同时开口,然后想到刚刚那嘴对嘴啵了一下,瞬间,简克克和影七快速的别开脸,别扭的如同吞了苍蝇一般。

“回去吧,顺便买早餐带回去。”小墨有些累,所以也没有多想,等影七下车之后,就坐到了后座上,闭着眼,脑海里过滤着刚刚所有在兰迪市的御家人的关系和位置,错综复杂的人事,往往比小墨喜欢的电脑程序更加的复杂棘手,难怪如风叔叔让自己尽快的熟悉这一切。

汽车停在大门口,遇到了正晨跑回来的牧易霆等人,凤越一看到小墨立刻来了精神,快速的走了过去,亲密的抬手搭在小墨的肩膀上,惹的一旁别扭了一早上的简克克气呼呼的瞪了一眼凤越,然后抬起脚,狠狠的对着他的脚面踩了下来,将凤越的狼爪从小墨肩膀上给挪开。

“不要对哥哥动手动脚的!”简克克快速的将小墨给拉到自己身边,警告的看着总是不正经的凤越。

“哇,这小鬼果真一点都不可爱。”凤越抬着腿单脚跳着,简克克跺的用力,幸好是运动鞋,就那么一点点的痛,如果是夏天,自己的脚还不被这小鬼给踩青紫了。

“凤叔叔有什么事要问我吗?”小墨握住简克克的手,清澈沉静的目光看向动作夸张的凤越。

不和这个花心大萝卜计较!简克克看了一眼被小墨主动握住的手,立刻乖巧的站在小墨身边,一脸的幸福模样,让暗中的影七仰起头看着天空初升的太阳,自己一定是眼花了,眼花了,克克虽然调皮了一点,顽劣了一点,黏小墨了一点,可是他们是兄弟,绝对是自己想多了。

“小墨,席夜昨天突然决定退出这一次和姚家的行动,你说是不是太不讲义气了,大家要同仇敌忾嘛,席夜怎么可以临阵退缩呢。”凤越哼哼着,表情夸张着严肃起来,似乎在他眼里,席夜就是背叛大家的叛徒。

“我大哥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你不要瞎掺和。”阎成浩无奈的将好奇心旺盛的凤越给拉了回来,大哥突然这么决定,一定是有他自己的谋算。

“可是这是背叛,背叛,成浩,你不能因为他是你大哥,就漠视这种背叛朋友的行为发生!”义正言辞着,凤越一脸正色的开口,可惜门口众人看了一眼,大家各自向着缘楼走了过去,懒得理会身后的没事找事的凤越。

“才回来?”这边冷天逸原本准备下楼去买早餐的,看着走过来的小墨,目光扫过他带着黑眼圈的小脸,脸色微微一沉,“一夜没有睡。”

“爹地,我没事。”知道冷天逸的关心,小墨淡淡的笑了起来,还带着几分孩子的童音,声音清澈,不过听起来却格外的舒适。

“你还小,不要理会那么多。”冷天逸叹息一声,温暖的大手落在了小墨的头上揉了揉,如果可能,冷天逸更希望小墨只如同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童年,而不是表面上是去升学,可是暗中却还是接受御家那么多的训练,甚至一夜都没有睡,他只是个七岁的孩子,之前身体还那么虚弱。

“席叔叔退出这一次的行动,会有影响吗?”小墨低声的询问着冷天逸,虽然知道席夜必定是有着自己的考虑,可是如果少了席叔叔,仅仅靠天翼盟和姚家对抗,只怕还有些风险。

“小墨,之前只以为是姚家在暗中给张开源当靠山,不过查到最新的消息张开源和约瑟夫家族的埃克见过面,这样就将黑手党给牵扯进来了。”冷天逸简短的对小墨说了一下目前的局势,“席夜的身份特殊,组织不能公开介入到这些事情来,否则失去了公平公正的地位,以后就没有立场在黑暗世界立足。”

席夜所掌控的组织有着让人震惊的权势和财富,掌控着黑暗世界的平衡,可是如果组织介入到黑暗世界的利益纷争里,那等于是组织率先打破了这样的平衡,那么以后,席夜就没有立场来维护黑暗世界的秩序。

“席叔叔只是紧张妈咪而已。”小墨笑着开口,和冷天逸对望一眼,酷似的父子两人眼中都有着明了。

其实席夜组织的身份和御家有些相似,都是处于中间地位,一般绝对不会主动介入这些纷争和斗争,他们一直都是观望着的态度,只不过御家是情报消息网,而席夜手握组织的力量,当黑暗世界的局面失控时,这才能出手调控,保证黑暗世界的稳定和平衡。

“如果可能,御家也退出。”冷天逸看着有些疲倦的小墨,难得以父亲的身份开口,“回去洗个澡,吃了早餐之后,好好睡一觉,姚家的事情我来处理就行了。”

“那爹地你的压力会很大的。”小墨皱起了眉头看向冷天逸,姚家的势力不少,军方的人,尤其是盘踞了北方军界这么多年,关系错综复杂,不管是天翼盟还是寻集团,在明的方面来说,都没有真正的势力和政府和军界来对抗的。

“小墨,水越浑,局面越乱,就越是能看清楚一些人和一些事。”冷天逸低沉的嗓音对小墨解释着,话一出口,身后众人都唏嘘的切了一声,果真是奸商。

小墨低头思虑着冷天逸这一句话,渐渐的明白过来,爹地是想要趁着寻集团这一次和姚家对峙的危险,然后认清楚一些人和事,哪些是能结交的,那些人是墙头草,落井下石的,然后等局势乱起来了,席叔叔就有立场介入了。

“席叔叔为什么要那么说呢?”小墨有些不解,虽然席叔叔公开退出,爹地他们都明白,也都不会认为有什么。

“这就是策略问题了,席夜身边有不少组织的人在暗中保护着,席夜公开退出表明了观点和立场,这样组织的人就不能抓到席夜什么把柄,席夜接手组织没有多久,还有很多人并没有真正的臣服,而且组织庞大,关系更是复杂,席夜是上位者,他需要处事公正,不给任何人把柄和口舌,可是小墨你和如风不同了,你们身边跟随的都是御家的影卫,相识很多年,谁忠心,谁有问题,都一目了然,而席夜还需要时间来牢牢掌控组织。”

听着冷天逸的话,小墨明白的点了点头,原来席叔叔身边的人并不一定是真的效忠他的,难怪席叔叔会那么紧张妈咪的安全。

下午和姚家主事者姚峰的见面,小墨在冷天逸的劝服之下并没有出面,而是让下属过去的,也带了姚祥需要打听的情报资料,不过只给了李笑白和牧易霆,然后是冷天逸和曲樱的,阎成浩的资料也有,不过姚家并不在乎这个圣手医生,而关于简宁和小墨,还有克克的资料没有给,也禁止他们去查。

姚峰也是精明人,也私下调查过,多少知道简宁和御家的关系,不过如今有了其他人的资料,就说明御家会和这此事情划清楚关系,这让姚峰多少有些喜悦,如果多了一个御家,姚家就真的没有多少的胜算。

冷天逸和姚家在商界开始拉开了战斗的序幕,姚家的关系复杂,人面广,可是寻集团这么多年的经营,在政界也有不少的人和关系,姚家私下也有一些生意,否则只靠军队的工资怎么可能支持这个庞大的家族。

一时之间,明明已经到了年底,很多企业集团都准备完成最后一笔单子,然后给员工封个大红包,董事们拿到股份分红,大家齐齐乐乐过个好年,可是今年年底,却是波涛汹涌的危险局面。

只凭借着生意而言,姚家那些凭借着政府赚钱的行业是无法和寻集团抗衡的,可是因为有了姚家背后的关系撑着,一时之间,局面焦灼着,倒也看不出谁胜谁负。

而暗中,姚家利用军界的关系开始大肆打压天翼盟,成立了专案组,翻了很多陈年旧案,开始重新的审查,想要找到天翼盟这么多年的犯罪证据,然后一举歼灭,可是牧易霆行事一贯小心谨慎,即使很多事情都是违法的,却也是钻了法律的空子,有些事就是被翻出来了,自然有下面的人去顶罪,想要找到牧易霆犯罪的证据,然后缉拿归案,却是异常的艰难。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牧易霆推开包厢的门看着坐在桌子边的凌冠壬,最近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忙的牧易霆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人也清瘦了不少,不过精神还是不错,只是对连累到冷天逸和寻集团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我没有想到你为了子木能做到这一步。”凌冠壬平静的开口,原本周身的凌厉的光芒似乎在知晓了一切的真相之后慢慢的褪去了。

当年自己却做不到这样,即使凌冠壬当年也想要保护李笑白,可是他却是步步为营,谋算策划,甚至不惜制造爱上聂雪的假象,从而保护她不受约瑟夫家族的迫害,可是却还是错了,不但伤了她的心,甚至伤了子木的身体。

可是如今,看着混乱的兰迪市,凌冠壬忽然感慨,牧易霆这个给所有人都是沉稳冷静性格的男人竟然也有这样疯狂的一面,只因为楼明一个案子,就不惜拿整个天翼盟去和姚家对抗,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没有什么值得与不值得的问题。”牧易霆依旧冷静如昔,峻沉刚毅的脸庞上神色稳重,他并不是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笑白想要楼明胜诉这原本就是无口厚非的,楼明一开始就是被冤枉的。

至于后来的问题,不管是张开源,还是姚家,自己来处理就行了,笑白只是一个律师,她需要做得就是搜集证据,在法庭上胜诉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这里有些资料,你拿过去吧。”凌冠壬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了牧易霆,这是如今自己唯一能做的了。

“你这样做等于公开背叛了约瑟夫家族。”牧易霆抽了文件扫过几眼,目光复杂的看着凌冠壬,他收集到的是艾克和张开源见面的一些证据,和经济上的一些往来,不管艾克到底有没有想要脱离约瑟夫家族,想要吞并天翼盟,对于凌冠壬而言,这却是背叛。

“没有关系,如果能脱离约瑟夫家族也好啊,我的安全你不用担心,我会和聂雪结婚的,只要这个身份在,我就不会死。”凌冠壬冷酷一笑,眼中满是阴沉之色。

当年,聂雪那样伤害了子木,既然她这么想要嫁给自己,那么自己就用下半辈子和她耗在一起,有时候报复一个人,并不是杀了她,也不是让她一无所有,而是让她在自以为是的幸福里发现一切都是假象。

“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牧易霆站起身来拿着手里的文件袋,可是凌冠壬眼神坚定的让牧易霆明白自己说什么都无法更改他的决定,而且他既然已经公开背叛了约瑟夫家族,那么和聂雪的婚姻正是他保命的挡箭牌。

“一定要让子木幸福。”凌冠壬柔声的开口,目送着牧易霆离开,静静的拿起茶杯喝着水,十年前,自己错过了,伤害了子木,十年之后,有牧易霆在,子木一定会很幸福的。

汽车里,李笑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到牧易霆回来,立刻笑了起来,“还真是巧,我刚刚来这边办事,看着这像是你的车。”

“去见了个朋友。”牧易霆没有说出凌冠壬的事,并不是他小气,而是不想让李笑白担心,凌冠壬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他一定会做,而且有了聂雪这个约瑟夫家族的私生女在,凌冠壬的安全才有保障,他背叛的只是埃克,不算是真正的约瑟夫家族,所以最多会失去凌氏集团,沦落为一个普通人。

“牧易霆,你瘦了不少,这几天曲樱一看到我就瞪大一双眼,那模样似乎要将我给生吞活剥了。”李笑白有些愧疚,为了自己的案子,却没有想到牵连这么多,连冷天逸这些天都忙的焦头烂额,没有时间陪着曲樱,所以曲樱一看到自己就一脸的凶狠模样。

有了凌冠壬给的资料,埃克;约瑟夫这一次被落实了和张开源勾结想要一起吞并天翼盟,而姚家因为力挺张开源,也被牵扯到意大利黑手党,这对军方而言,是一个极大的丑闻,凤家及时出面,没有从埃克这边着手调查,而是从五年前,一次药品回扣贪污案件为突破口。

药品的利润甚至高过于毒品,当年张开源利用姚家的关系,买通了昌平市药监局和市委里的相关领导,然后通过医院为桥梁,侵吞了药品回扣款项,用假冒伪劣药品冒充高价进口药。

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了凤家介入,冷天逸从商界调查,牧易霆从黑道上搜集相关的证据,以张开源为首,姚家为后盾的特大案件一点一点浮出水面,真要查起来,不管是姚家,还是凤家都是有问题的,可是只能说姚家倒霉了。

埃克因为想要吞并天翼盟失败,被黑手党首领卡西奥连同席夜派出的部下秘密的将埃克连同其部下一网打尽,彻底清除了约瑟夫家族的蛀虫,然后所有约瑟夫家族的势力退出亚洲,和天翼盟保持良好关系。

而姚家相关涉案人员被双规的双规,有重大嫌疑的人直接被调查组抓走,而姚家直系亲属则是被军方带走,秘密调查,一时之间,从军界到政界都是一次巨大的人是波动,凤家的人员得到了很大的重要。

而冷天逸借着这一次的风波,也认清楚了一些官员的真面目,获益不浅,当然,最大胜利的还是天翼盟,连姚家这样的军政世家都没有打垮天翼盟,让牧易霆和天翼盟的地位在整个亚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巩固,以前还有些蠢蠢欲动的小帮派都偃息旗鼓了,很多归顺到了天翼盟。

法院,楼明的案子二审开庭。

证据确凿之下,两个小时的庭审结束,楼明无罪释放,李笑白拿着公事包微笑的走出法院,阳光之下,看着等候在外面的牧易霆,笑容飞扬,心头满是压抑不住的喜悦,整个人直接跑了过去,用力的抱住了牧易霆伟岸的身体。

“走吧,他们在家里给你庆祝。”牧易霆接住扑进怀抱里的李笑白,低头一笑,拥着她向着汽车走了过去,虽然之前过程异常的艰辛,不过终于结束了。

咖啡店里今天休业,此刻,因为席夜不让简宁动手做饭,所以这一大家子的菜肴还是请来的厨师在打理,刚好是阎成浩的生日,所以曲樱乐得在工作间里大展身手做蛋糕。

“走吧。”冷天逸一手揽着曲樱的肩膀,一手拎着蛋糕走出了店里。

而楼上屋子里,席夜在摆着碗筷,目光不时的看向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和简克克看电视的简宁,虽然已经习惯简宁肚子里多了个孩子,也没有最开始时那么的紧张,不过席夜还是不让简宁做家务,每天陪着她散步算是唯一的运动。

小墨在书房里正对着电脑编程,桌子边还放着书包,几本一年级的课本闲置在一旁,虽然还是一年级的学生,不过他的只是早就可以跳入高中了,尤其是在特定的计算机技术,和军事设备研发上更是有着惊人的天赋,不过小墨不准备跳级,就如同一个普通孩子一般,白天在学校,晚上接受御家的训练。

夕阳最后的光芒降落到了地平线之下,柔和的灯光从缘楼的窗户里照射出来,夜色渐渐的降临,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围桌而坐的一大家子此刻正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快要年底了,即将是新的一年到来,缘楼或许还会遇到其他的变故和危险,可是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人,幸福,安康。

军部秘密看守所。

“凤家的人?”张开源瘦了很多,完全没有了当日嚣张跋扈的一面,抬起头看了一眼凤越,随后又坐了下来,思虑着凤越来见自己做什么?

“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和约瑟夫家族扯上关系,故意和天翼盟过不去,然后扯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姚家,张开源,你的报复成功了。”懒懒的笑着,凤越靠在椅子上,勾着桃花眼,一脸的痞子模样。

猛然一惊,张开源看着凤越,忽然笑了起来,声音有些的沙哑和疲惫,可是那一双眼却满是复仇之后的得意和疯狂,“竟然被你看出来了,凤家果真是不简单。”

“你利用姚家敛了不少财,不过却敌不过一个恨字。”凤越感慨的叹息着,心头却将冷天逸给腹诽了一番,果真是奸商,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张开源是想要拉着姚家一起死呢?毕竟到如今,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这张开源和姚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姚家又何尝不贪财,不贪财的话,又怎么可能有今天的地位。”放声狂野的笑着,张开源一双眼骤然之间血红一片,“不过姚家毁了,哈哈,也好,终于毁了,我以为我有生之年看不到姚家被毁,不过如今死也无憾了。”

好奇心果真能杀死一只猫啊!可惜张开源狂笑之后,再也不开口,所以凤越是半点不知道为什么张开源要这么痛恨姚家,不惜拿自己做诱饵,一步一步将姚家引入罪恶的深渊。

凤家搜集的所有关于姚家的罪证让姚家已经一蹶不振,再也不可能爬起来了,可是关于姚家和张开源的秘密,唯一能撬开口的姚祥却是半点不知情。

让凤越无精打采的直接驱车赶往寻集团,要找冷天逸问个清楚明白,一般人要将冷天逸是需要预约的,即使预约了也不一定能见到,不过凤越是熟面孔,所以秘书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阻止,凤越已经直接的推开办公室的门。

“哇,大白天那。”看着办公桌后惊着分开的冷天逸和曲樱,凤越暧昧的笑着,反手关上门,半点没有打扰到别人亲吻的自觉。

“你没事做了吗?”皱着眉头,冷天逸没好气的看向门口的闲的无聊的凤越。

“当然有事,没事我来找你做什么。”修长的身影径自的坐到了沙发上,凤越翘起二郎腿,摸了摸下巴,虽然这样问天逸有点丢面子,可是弄不清楚,凤越这心头如同猫爪一般的难受。

“你该不会要和天逸表白吧?”曲樱一脸危险十足的看着表情扭捏的凤越,双手迅速的抱住身边的冷天逸,“他已经是有妇之夫了,所以凤越,你没有机会的!”

“我是直的,不是弯的!”邪魅俊逸的脸上表情扭曲的狰狞起来,凤越挫败的看着口无遮拦的曲樱,“天逸,我是来问你,你怎么知道张开源是拖着姚家一起死,而不是真的狼子野心的想要吞并天翼盟?”

“张开源为人冷静,心机深沉,有了姚家做后盾,他如果当一个正正经经的商人,赚的钱不会比现在少,可是你看张开源经手的事情都是高利润高危险的,只是张开源行事小心才没有被查处。”冷天逸平静的开口,从看了张开源所有的资料之后,冷天逸就感觉到张开源这个人非常的大胆,整个人似乎都在悬崖边谋财一般。

以张开源的精明,他知道这样的敛财一旦被发现会多么的危险,可是他却偏偏背道而驰,这就让冷天逸感觉张开源敛财的用意似乎就是为了日后拖垮姚家。

“这倒是,药品回扣,开发矿场,制毒贩毒,黑市器官,倒卖国家文物,张开源果真是哪里有危险他就往哪里钻,不过姚家也是掉钱眼里去了,这些钱也敢赚,难怪姚家事情一出,没有人给姚家说情。”凤越点了点头,这些都是死罪,是沾上了就脱不了身的重罪,这也是为什么姚家这一次会在短时间里垮台的原因。

“不过张开源为什么这么恨姚家呢?”凤越皱着眉头,这是最关键的一点那,可惜啊,姚家几个主事者都被高层给带走了,即使凤越也没有权利去见,自然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不知道,但凡这些大家族,肯定有很多密事。”没有凤越的好奇心,冷天逸只在乎如今的结果,倒懒得去追究张开源为什么和姚家有这样大的仇恨,而姚家又因为什么一直给张开源当靠山,最终被张开源算计垮台。

哎!凤越摇摇头走出了寻集团的大门,天逸和曲樱真无聊,都是老夫老妻了,还那么亲密做什么,也不去打听一下张开源到底和姚家有什么仇恨和关系。

律师事务所。

如果李笑白也好奇,那么霆肯定会想法设法的去打听,凤越方向盘一转向着李笑白的律师事务所开了过去。

“你要回意大利了?”李笑白看着多日未见的凌冠壬,十年的一切,十年尘封的记忆,如今,一切都过去了。

“嗯,下午的飞机,子木,你多保重。”脚步是行李箱,一身黑色的大衣,凌冠壬静静的凝望着眼前的李笑白,十年了,知道她还活着,甚至这样幸福,凌冠壬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至于和聂雪的恩恩怨怨,等回到意大利之后再清算。

“你也是。”李笑白微微的有些感伤,不过却还是露出了笑容,目送着凌冠壬凌冠壬拎着行李转身离开,阳光洒落在他峻挺的身影上,渐渐走入人群之中,几分的落寞,几分的孤傲。

“笑白。”汽车停了下来,凤越吹了个响亮的口哨,笑的格外欠扁,“你背着霆和旧情人约会啊。”

“你还真是闲的没事做!”李笑白走向路边看着从车窗里探出头的凤越,毫不客气的抬起手,啪的一巴掌拍在了凤越的头上,“找我做什么?我的律师费可不便宜。”

“霆怎么会喜欢你!”挫败的看着有暴力倾向的李笑白,凤越扯扯嘴角,“你像不像知道张开源和姚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李笑白这才正色的看向凤越,虽然事情已经落幕了,该抓的抓了,该关的关了,不过这一点李笑白还真是不知道。

“你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看着摇头的凤越,李笑白白眼一瞪,直接的转身向着身后的律师楼走了过去。

风中凌乱着,被抛弃的凤越挫败的坐在车子里,为什么这些人就没有一个优点好奇心呢!大家难道就不想知道张开源到底为什么要很姚家?

席夜一定知道!凤越再次发动汽车,席夜可是如今黑道最大的头头,他手里的情报估计连主席今天穿了什么内裤都清楚。

席夜陪着简宁在散步,冬日的阳光很暖和,空气也好,走在缘楼的花圃里,绿色盎然,如同置身在春天一般。

“你有事可以自己去忙的,不需要陪我的。”简宁笑着看着一直站在身边陪着自己的席夜,之前姚家的事情牵扯到黑手党,所以席夜只怕还是有些后续问题需要处理。

“我没事,这盆需要浇水?”席夜拿着水壶,看着简宁点头之后,直接的对着眼前的盆栽浇水着。

“席夜,你真的不用这么担心。”简宁忽然笑了起来,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席夜的腰,脸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孩子出生,我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我知道。”席夜当然知道这些道理,可是放到简宁身上就会忍不住的曲担心,总会去想到意外发生。

转过身,席夜放下手里的水壶,看着简宁染着宁静和幸福笑容的面容,总是淡漠的脸上此刻表情却是格外的温柔,或许似乎心柔软了,所以总是会小心翼翼的想要守护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总是害怕会有意外发生。

“明年九十月份或许就会有个孩子出生了。”简宁握起席夜的手放在还平坦的小腹上,当初愧对着小墨,如今,简宁真的很想好好照顾这个没有出世的孩子。

“给御如风照顾吧。”席夜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看着简宁此刻的表情,忽然感觉有些的不舒坦,有了孩子,简宁会不会每天都陪着孩子。

之前和小墨在一起的时候,席夜也是难得幼稚的和他抢着陪在简宁身边,不过小墨只是偶然闹一下,大都数时间也很忙,如果多了个孩子,一想到简宁从此之后所有的重心都落在孩子身上,席夜眉头直接皱成了毛毛虫。

“再说他们俩也没有孩子,丢给他们也好。”席夜继续开口,只感觉孩子一出生就是莫大的危机,所以尽早铲除。

呃?简宁错愕的抬起头看着满脸嫌恶的席夜,席夜应该没有那么善良,所以他这是在吃醋?想到此,简宁终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自己怎么不知道席夜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简宁!”有些的不满,看着靠在自己怀抱里笑起来的简宁,席夜忽然所有的意识都落在了她的脸上,因为有了孩子,所以这些天席夜都是老老实实的抱着简宁入睡的,此刻,终于忍不住的低下头用力的吻住了简宁满是笑容的唇,再次感叹有孩子真的不好。

凤越这边还没有过来,却已经被一直跟在暗中保护席夜的两个男人直接的给挡住了身影,气的凤越牙痒痒,可是如果真动手的话,打赢了,抹了席夜的面子,他肯定不会去调查张开源和姚家的关系,如果打输了,那也太丢自己的面子了,所以凤越只能白眼瞪着拦住自己,禁止自己进入花圃的两个保镖,挫败的转身离开。

绕了一整天,结果凤越还是没有弄清楚自己想要知道的秘密,牧易霆在事情结束之后更是忙着整顿天翼盟,更没有时间去打探关于张开源和姚家的关系,处处碰壁,无处可去之下,凤越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也很寂寞,开着车逛了大半天之后,最后认命的去找阎成浩这个目前唯一的单身好友。

《天价前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清华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清华小说!

喜欢天价前妻请大家收藏:(m.qhxs.org)天价前妻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武炼巅峰 神医娘子傻相公 素女寻仙 血咒·我的女人别想逃 军工霸业 都市极品医神 极品小农场 青龙血续 七零之炮灰小娇妻 大唐国士无双 (快穿)你是我的 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 重生之最强剑神 斗罗之九极斗罗 校花之贴身高手 修罗武神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炮灰养包子 被群嘲后开始逆天[穿书] 万道龙皇
经典收藏 情深不负流年 小同桌 余生有你,甜又暖 总裁家的小奶爸 和前男友成了国民CP [综]团长的跨界直播 他的小仙女 林深终有路 量身定制 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这题超纲了 八零之美人如蜜 重生1994,悍女飞阳 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 重生之洛菲 满级食修穿回来了 重生之影帝贤妻 独身男女 俘心游戏:囚欢 不好意思我老公也是重生的
最近更新 傅少团宠夫人又爆马甲了 重生之我成了仇人的掌中娇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 孤儿路王者[电竞] 体面I 行不得野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 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 躁动 傅少的娇妻又黑化了 影帝闺女又又又冬眠了 [综英美]陛下一统宇宙 女帝玩转时尚圈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万诱引力[无限流] 容修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与横滨首领们HE后
天价前妻 吕颜 - 天价前妻txt下载 - 天价前妻最新章节 - 天价前妻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