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心

求之不得

首页 >> 媚心 >> 媚心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快穿]逆袭成男神 [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 九岁小妖后 邪医毒妃 傲风 江湖遍地是奇葩 天道宠儿开黑店 绑了一个压寨夫人 女王大人很委屈 (快穿)你是我的
媚心 求之不得 - 媚心全文阅读 - 媚心txt下载 - 媚心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218章 媚心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218章媚心

钱誉发现近来白苏墨睡得很早, 似是白日里用了太多精神, 便歇得早。

他也见她也时出神。

他唤她的时候,她不是在低头看书, 便是在发呆想着事情一般。

他起初以为她是有心事。

孩子已经十一二岁, 也正是到了叛逆的时候,虽然看起来听话, 其实心中小九九也多了起来,他在想苏墨可是被两个孩子气着了……

白苏墨却摇头, 平安和如意很好。

末了,再补了一句, 你亦很好。

好端端的,忽然说他好。

钱誉心底好似钝器划过, 唇角确实勾了勾:“说说你夫君何时不好过?”

白苏墨笑不可抑。

这个时候的苏墨似是比往常更安静,若不是孩子们在近处闹着, 她很少同早前一样,远远看着他们一面打闹, 一面叮嘱小心出汗热了。

夫妻之间久了, 有抵死缠.绵之时,也有相互尊重的余地。

白苏墨没有主动提及的事, 便是不想说。

钱誉也不多问。

终是在小半月后,钱誉终于知晓。

她应当是听不见了。

她同人说话时, 虽神色轻松惬意, 眸含笑意, 但目不转睛看着对方, 是在读唇语。

因为百日耗费精神太多,夜里便乏得很,很早便需入寐。

孩子在远处玩耍时,若是唤她,她看不清楚孩子们在说什么,所以孩子在远处玩耍的时候,她往往回避,多是近处的时候同他们一道说话,给他们擦汗,吻上他们额头……

钱誉在她膝前半蹲下,说话时亦察觉不出的放缓,“近来生意上的事情颇有些累,想好好歇一段时日……”

她眼中诧异,轻声问道,“可是近来巴尔的生意伤神?”

她亦听肖唐说起,巴尔那头近来颇有些不顺。

她伸手按了按他头上的穴位,莞尔道,“上次大夫说,按按这两个穴位可以舒缓疲乏,力道可好?”

他嘴角勾勾,默认。

她靠近些,想力道稍微重些,他已起身将她抱起。

白苏墨忍不住惊呼。

他将她置在床榻上,亦放下窗边的帘栊。

“苏墨,同我去四处走走看看可好?就你我二人,没有旁人。”他是想同她一处了。

白苏墨微怔,似是知晓什么一般,伸手揽上他后颈,吻上他唇角。

他总是心细如发,便是她不说,他也知晓。

其实知晓她心意的,一直是他……

一宿抵死缠.绵,好似将所有的爱慕与倾心都找了一个又一个宣泄的出口,在她的沉闷叹息声里,他紧紧扣紧她的双手,好似一刻也不愿松开。

许久未曾如此折腾,在天边亮起鱼肚白的时候,白苏墨终于累极睡去。

钱誉坐在床沿边,俯身一手撑着床榻,一手将她的青丝绕到耳后,轻声道,“苏墨,你还有我……”

一直都有……

他吻上她额头,想起初见她时,是在容光寺的大雄宝殿内,他自顾说着话,余光却瞥见她一直在笑着看他,专注而乐此不疲。

他以为是他特别。

后来才听舅舅说起,是因为她听不见。

一个自幼听不见的人,怎么会笑得如此好看?

他只觉这个笑容好似烙印一般印在他心底,走在何处都耀眼。

无论她听见与听不见,在他心中都一直如此耀眼。

******

清明出发,五月初的时候到了潍城。

到潍城的时候,见了陆城守和玉夫人,还有已经出嫁的陆赐敏。

赐敏见她很高兴,也同她夫婿说起早前同苏墨一处的时候,苏墨对她的照顾。说法的方式有很多种,她只字未提过茶茶木和托木善。

白苏墨笑笑,两人在一处说了许久的话。

赐敏亦同苏墨说起,她有身孕了,家中都很期待。

她希望日后生个女儿,能通苏墨一样。

白苏墨伸手摸了摸她腹间,三个月左右,也不显怀,但她的掌心却温暖。

陆赐敏拥她,“苏墨,知晓有身孕,我才更觉你当时不易,但便是如此,你仍一路照顾于我,后来爹娘一直担心我心中抑郁恐慌,但一路有你啊,若没有你,我当有多怕呀。”

其实此时的陆赐敏并不知晓,白苏墨已经听不见。

她如此相拥,白苏墨看不见她唇边。

钱誉目光投来,正思忖着要如何,白苏墨却轻声道:“若不是你,我亦不会如此勇敢,赐敏,你亦让我勇敢。”

钱誉心底忽得松了口气。

他怎么忘了,她便是听不见,也有一颗玲珑心……

陆赐敏咬唇,氤氲溢出眼眶:“苏墨,我会很想你的……”

他将陆赐敏的话朝她念出。

白苏墨淡然笑笑,应道:“那让我轻松些,日后换你来燕韩京中看我。”

陆赐敏破涕为笑。

……

潍城到朝阳郡便只需十日了。

远远的,就见许金祥和夏秋末迎了出来。

朝阳郡同燕韩倒是离得近,夏秋末同白苏墨反倒时常见,只是许金祥不好轻易离开驻军处,来的多是夏秋末,只是如今夏秋末手中牵着四五岁的孩子,孩子见了白苏墨便亲切奔过来:“姨母。”

夏秋末的孩子惯来亲切唤她一声姨母。

白苏墨抱起她:“阿云长得好快……”

在她印象里,似是比平安和如意这个年纪的时候要出了那么一些来。

夏秋末应道:“女孩子都长得快些。”

白苏墨好似恍然大悟。

许金祥亦上前,拍拍钱誉肩膀:“可带了‘三杯倒’来?”

钱誉眯眼:“带了。”

许金祥笑不可抑,钱誉亦拍拍他的肩膀。

两人跟在白苏墨和夏秋末身后入了朝阳郡。

等出了朝阳郡,很快便到了将军府,许相和许相夫人热情招呼。

自京中到朝阳郡路途遥远,能见到的熟悉面孔其实不多,白苏墨也算是许相和许相夫人看着长大的,白苏墨来朝阳郡,许相和许相夫人热情款待,钱誉便留给了许金祥招呼。

“怎么来朝阳郡了?”做了多年的封疆大吏,许金祥已目光锐利。

钱誉亦不相瞒,“苏墨想来见你们了。”

许金祥迟疑,片刻,“可有事情瞒着我们?”

钱誉怔了怔,一杯下肚,竟在许金祥面前道:“苏墨听不见了,我想带她出来走走……”

许金祥亦怔住,“白苏墨她……”

钱誉笑了笑:“她很好,只是不想旁人知晓担心。”

许金祥颔首,遂而无话,各自饮酒。

同许相和许相夫人说完话,白苏墨便同夏秋末一处。

如今,夏秋末的事情依旧繁忙。同她一处时,还不断有夏家在各地看管生意的掌柜来送账册,以及布料的样式和颜色,白苏墨只觉像极了在家中同钱誉一处的时候。

阿云便同白苏墨一道玩。

“娘亲总是太忙。”阿云抱怨。

白苏墨笑道:“那爹爹呢?”

阿云想了想,“爹爹太凶。”

白苏墨忍俊,“你爹爹见到你,心都化了,怎么会凶?”

阿云认真道:“因为,娘亲凶他,他就只有凶我了。”

“原来如此。”白苏墨好似恍然大悟一般点头。

“可我还是很喜欢我爹爹。”阿云很自豪,“他们都很羡慕我有这样的爹爹和娘亲……”

白苏墨抱她:“怎么办,我亦有些羡慕。”

阿云又笑:“怎么会?我还羡慕你呢?”

白苏墨意外:“哦,说来听听,你羡慕我什么?”

阿云认真道:“娘亲最喜欢你了。”

白苏墨笑不打一处来。

“怎么了?”夏秋末方才忙完,便快步上前。

白苏墨似是并未听见。

夏秋末微怔。

方才,似是第二回。

阿云搂着白苏墨脖子道:“姨母,你又走神了,娘亲唤你呢……”

白苏墨眸含歉意:“抱歉,光顾着同阿云说话了。”

夏秋末亦笑道:“我方才声音也不大。”

白苏墨并未在意。

这一夜,借宿在将军府。

钱誉心中有事,三杯倒喝完就倒了,白苏墨照顾着。

许金祥有了上回的经验,这次,反倒没怎么醉。

“怎么了?”他见夏秋末闷闷不乐。

夏秋末上前拥他:“金祥,我好似觉得,苏墨又不见了……”

许金祥愣住,没有应声。

夏秋末眼中些许氤氲:“我怕让她知道我看出来了,便一直装作没发现,可这会子,我心中实在难过。”

许金祥揽紧她,“钱誉知晓了。”

夏秋末微楞。

许金祥叹道:“钱誉会照顾好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钱誉这人,可是?”

夏秋末破涕为笑。

可眼下,屋中,是白苏墨在照顾他。

他今日喝得烂醉,她鲜有见他喝得烂醉如泥过。

她替他宽衣,他都无知觉。

她亦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轻声道:“丢不丢人……”

他睡梦中伸手将她扣下,她亦随性在他怀中不动弹了,他的呼吸在她而后均匀得起伏,她分明听不见,他的气息却温厚得贴在她耳后。

白苏墨握紧他的手,十指交叉,放于腰间,轻声宽慰道:“我很好,勿难过,至少,上天眷顾,让我听到过你的声音,那便够了。”

她得的眷顾从来多,她听过他的声音。

还听过他心中的声音。

她在他的砰砰心跳声中吻他,亦听他恼火在心中道,白苏墨你就是来克我的……

是啊,她就是来克他的。

但他,却是她的救赎。

******

从朝阳郡出来,钱誉破天荒说,最近的是茶茶木,可要见见茶茶木和托木善?

她意外。

钱誉诚恳道,过往他心术不正。

白苏墨愕然,眼下呢?

钱誉笑道,听闻茶茶木可汗迎娶了一位羌亚的妻子,管束严格,无暇顾及旁的心术。

白苏墨哭笑不得。

他伸手揽上她腰间,夫人可要管束我?

白苏墨轻咳,你想要怎么管束?

钱誉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矜持道,“它是你的,夫人,可有何吩咐,它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白苏墨笑笑,轻声道,“巧言令色鲜矣仁。”

不待她说完,他已俯身将她按在一侧的马车上,“夫人错了,是身体力行。”

……

这一路走走停停,在南阳见到顾淼儿的时候,两人激动相拥。

只是,却有些认不出来淼儿来了。

珠圆玉润,满脸的笑意挂在脸上,一看便知是夫家照顾得极好,少有烦心事的模样。

“我前日里还做梦,梦到你今日来南阳,你便真的今日到了。”顾淼儿同她有说不完的话,“啧啧,光路上都要好几个月呀,我当真是幸福。”

白苏墨嘴角勾了勾,“那拿出诚意来。”

顾淼儿伸手同她击掌,伸手指向身后苑落处,哼了一句:“当当当当~”

白苏墨顺势望去,却见是许雅在苑中,环臂等着。

“许雅?”她原本是待南阳回去看她的。

顾淼儿得意道:“我俩约莫估量着你这几日就要到了,许雅也是算着日子来的,省得你再专程跑一趟了。”

她们才是自幼长大一处的玩伴,近乎无话不谈,虽中途有过冲突,亦有过绝交之事,但许久之后看来,都觉得有些幼稚可笑。如今凑到一处,仍可破天荒如早前般挤在一处的床榻上,说话说到天明。

南阳王世子愧疚。

不消想,都知道三人中怂恿说话说道天明的始作俑者应当是谁。

南阳王世子遂多向钱誉道歉。

正好无事,两人便天南海北聊了起来。

南阳王世子走过不少地方,钱誉亦去过不少地方经商,两人聊得很是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

光聊不过瘾,遂又开始在苑中饮酒,酒过三巡,说起各地酒的不同,酒的香气,因地制宜,时辰和火候等,两人更觉相见恨晚。南阳王世子一定要尽地主之谊,要请他去南阳城最有名的酒肆饮酒。

钱誉却之不恭。

这一呆,便在南阳城中小住了半月。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终须有离别的时候。

顾淼儿一路走,一路送,一路哭得稀里哗啦。

南阳王世子拥她在怀中,宽慰道:“礼尚往来嘛,下次我们去。”

顾淼儿顿时不哭了,“真的?”

南阳王世子颔首:“我同钱誉一处也挺有意思的,下次就换我们去燕韩,正好也小住些时候。”

话音刚落,顾淼儿已扑入他怀中,“你最好了。”

他恼火道:“快下来,不知道自己现在多重,还当是早前时候呢,淼儿卿卿……”

顾淼儿就不松手。

南阳王世子只得将她抱回了马车中,没辙!

……

马车驶出去小半日,在凉茶铺子歇脚。

店家端了茶水来,车夫在帮忙饮马。

凉茶铺子里还有旁人在,钱誉刚饮了一口茶,便听邻桌的人道,“,早前便听说南阳王世子好.男.色,都说是谣传,也娶了夫人给否了,如今看,那就是幌子。就前些日子的事,有人看见的呢,一连十余日呢!”

钱誉并不在意,只是下一句,他手中的杯子便捏紧了些。

“可那不?南阳王世子同个面容清秀俊逸的小倌两人日日都去酒肆饮酒,举止亲密,勾.肩搭背啊,这定是坐实了这回。”

“哪来的小倌啊?”

“听说,听口音,像是燕韩国中的口音。”

噗,钱誉口中的凉茶悉数喷出,这顿茶,是再没有心情喝了。

来一趟南阳,似是还落了个不好的名声。

一侧,白苏墨捧腹,自然知晓这日日同南阳王世子勾肩搭背,举止亲密的人是谁。

钱誉想死的心都有了。

日后,这南阳遂不能再来了才是。他日后,怕是也不怎么想见南阳王世子了,以免勾起这不怎么友好的回忆。

……

总归,回到燕韩京中,都已入冬。

燕韩的冬天比苍月入股三分。

钱铭去年随钱父钱母去了长风。

靳老爷子年势高了,越发想念自己的这个女儿,钱父钱母便商议,在长风多陪老爷子一些时候。

钱家家中原本也没有太多可操心的,钱文又自告奋勇在家中帮衬,钱父钱母将他交给钱誉亦放心。

腊八时候,家中熬了腊八粥。

燕韩的腊八粥和苍月的做法不同,宝澶特意熬了一份苍月国中的八宝粥,离家许久,一碗腊八粥亦可寄托思乡之情。

白苏墨想起她幼时最喜欢的八宝粥,还是外祖母身边刘嬷嬷熬得八宝粥。

转眼,外祖母却都已过世四五年。

每每喝到苍月国中的腊八粥,白苏墨便会想起外祖母来。

外祖母亦走得亦安详。

前日夜里还在逗弄曾孙子,翌日清晨便安详走了。

曾祖母离世,孩子在问,曾祖母呢?

晋元便朝孩子道,曾祖父想曾祖母了,曾祖母便去见曾祖父了。

小孩子哪懂那么多,只听话点头。

曾祖母忽然不在了,小家伙适应了许久。

不知可是想什么来什么的缘故,她这碗八宝粥尚未喝完,宝澶欢呼雀跃来了苑中,“小姐小姐,表公子和夫人到了。”

苏晋元和好胜?

白苏墨自然惊喜。

这一趟原本要去远洲看他们的,幸得钱誉心细,在去南阳前便问过了,知晓他二人不在远洲,这才没有绕行远洲而去,不曾想,他们二人竟然来了燕韩京中。

白苏墨起身去迎,只见一脸笑意的苏晋元携着范好胜踏入苑中。

肩上,还坐着小女儿,见到她,挥手喊道:“姑姑。”

都已经会说话了。

她听不见她的声音,却想,那定如银铃般清脆悦耳,又有些奶声奶气的小团子。

白苏墨心底忽然叹道,因为曾听见过,所以反倒对这世上的人事有了不同寻常的期待。

“你们怎么来了?”白苏墨一面抱着小团子,一面问道。

苏晋元叹道:“姐夫同我说了,我和好胜想来看你……”

白苏墨眉间微微滞了滞,很快,又恢复了眸含笑意:“那我可有长胖?”

苏晋元兀得笑出声来,还是如同早前一样。

她何须他担心过。

其实来燕韩京中的一路,苏晋元都在想,若是白苏墨一直不曾听见过声音还好,听见过,又听不见,这心底的落差才是真真恼人的。

但等真正见到她,他才忽然释怀。

他庸人自扰。

后来钱誉回府,苏晋元同他亲厚相拥,两人一处说话,范好胜则同白苏墨一道在苑中散步。

说起范将军和将军夫人近来,也说起苏府日常,再有便是问起白苏墨这一路见闻。

白苏墨说了不少。

范好胜感叹,“晋元一路都在担心你,怕你心中过不去。”

白苏墨笑笑:“听不见也有听不见的好处,譬如,旁人待我更多友善少些,而我也大可不必奉承自己不喜欢的人。”

许久未从她口中听说这句话,范好胜忍俊。

一晃,时光如梭,这一刻,范好胜却觉回到了从前。

只是白苏墨忽然叹道,“其实,我心中亦有担心的事。”

范好胜询问般看她。

她垂眸,修长的羽睫倾覆,“我是怕,忘了你们的声音。”

听不见,可以想起。

但若在无声的世界里太久,忘记了哪些曾经听过的声音,便是连可追寻的地方都没有。

范好胜微怔,似是忽得明白过来。

所以,钱誉才寻了她和苏晋元来,日后亦会寻旁人来。

******

年关,苏晋元和范好胜带着团子在钱府一道过的。

平安和如意见了表舅舅和表舅母都很欢喜。

钱誉平素严厉了些,平安和如意同苏晋元能玩到一处去,苏晋元也能同平安如意一道,带了团子四处去跑,惹得团子哈哈哈大笑。

范好胜便笑:“多大的人了,还是孩童般心性。”

白苏墨忍俊。

苑中大雪,白苏墨同范好胜在暖亭中赏雪。

“钱誉呢?”范好胜不见他。

“说是迎客人去了?”白苏墨也好奇家中来了什么客人。

正好抬眸,只见苑中长廊处,钱誉领了一人前来。

长廊同暖亭隔得有些远,白苏墨能看清些许。

秦大夫的脸色不大好,似是朝钱誉抱怨道,都说了要复诊复诊,要再施针,否则又会间歇性听不见,这举家迁到燕韩京中也不说一声的……

她远远见着钱誉额头挂着汗,心底似是因着激动,赔礼道歉得有些语无伦次。

白苏墨莞尔。

【番外完】【全文完】

※※※※※※※※※※※※※※※※※※※※

早上6点起来,码到的大结局,万分感慨。

本来想写苏墨听不见,但是,写不出来……

所以找了秦大夫来救场。

文有些长,第一个100万字,感谢大家坚持看下来。

我知道你们是喜欢钱誉和苏墨。

希望他们永远留在你们的记忆中,偶尔回味。

不善言辞,但是最后如果不写这么多,有些意犹未尽。

就发红包吧,发够100个可能有点困难,但是念想还是要有的。

广告时间,作者君期待你的收藏,我们《掌上春》再遇

《媚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清华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清华小说!

喜欢媚心请大家收藏:(m.qhxs.org)媚心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洪荒之混沌大帝 我真是娱乐家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综]再揪我尾巴咬你 宗师巨星 重生之嫡妻很甜 户外直播间 漂亮的她[快穿] 黑科技研发中心 我靠红楼在现代发家致富[穿书] 回到明朝做千户 诡异流修仙游戏 德萨罗人鱼 我从凡间来 斗破苍穹之万界主宰 大唐神探狄仁杰之南境风云录 福泽有余[重生] 狂暴连击 嫁给一只蛇精病大黑鹊 异世无冕邪皇
经典收藏 大副不容易 一念起 青梅 这是一个游戏 七秀 野兽的魔法师 盛宠令 爆宠火妃:王妃又爬墙了 穿成反派boss之后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毒妾 炮灰不想死(快穿) 灯影流年 狂野生长 龙套的自我修养 养丞 领主基建日志 娘子,求合作(探案) 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 [综]五毒
最近更新 妖妖不可欺 反派师尊的万人迷徒弟 神庭大佬重生记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追妻你就拿命来 清穿之常年失宠张庶妃 我全校都穿越了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快穿之咸鱼的美好生活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王妃是邪道祖宗 家有萌徒养成中 生命的继续 一品龙妃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穿书之炮灰女配求生存 红楼之群英荟萃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媚心 求之不得 - 媚心txt下载 - 媚心最新章节 - 媚心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