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散尽还复来

蜀客

首页 >> 千金散尽还复来 >> 千金散尽还复来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养丞 [HP+三生三世] 青丘狐狸的魔法之旅 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 天命凰谋 大行妻道 铁匠家的小娇娘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琉璃灯之守灯人 蔷薇女伯爵
千金散尽还复来 蜀客 - 千金散尽还复来全文阅读 - 千金散尽还复来txt下载 - 千金散尽还复来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1章 宁家有子美如玉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1章宁家有子美如玉

瑜,美玉也。

宁家有子,人如其名,温润如玉,十五岁便才气远播,是城里有名的才子,品性纯良,谈吐大方,长相更是无可挑剔,不知是多少姑娘们心仪的对象,走到哪里,都一般的引人注目,至十八岁,说亲的媒人都踏破了门槛。

只可惜这位宁瑜公子虽外表温和,内心却也有着普通才子的清高,不肯轻易应允婚事,宁家香火向来不盛,至宁老爷这代,膝下更只剩了这一个儿子,因此着急得不得了。

终于有好事者暗中窥探,发现宁瑜心仪的姑娘,竟是文琴小姐。

“闻琴解佩神仙侣”,文家三小姐,闺名文琴,年方二八,模样秀丽,性格温柔,且二人生情之始,当真是因为宁瑜抚的一手好琴,踏青佳人闻声而至,自此一见钟情。

与城里那些普通大户人家一样,宁家家境富裕,开了家银号,在当地也极有名气,打听到儿子的心事,宁老爷大喜,想想与文家还算门当户对,好事趁早,于是忙忙的挑了好日子,叫人上门求亲,纳采问名,宁瑜美名在外,且又是宁家家业唯一的继承人,文家当然满意,很快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青年男女相恋,免不了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卿卿我我,两两缠绵,自亲事议定之后,二人也渐渐抛却初时的羞涩,成双入对公然出现,一时满城尽知,郎才女貌,神仙眷侣,致使无数少女梦破心碎。

灯火阑珊处,两道人影脉脉相拥。

惟独一个老人站在街角,发出一声谁也听不到的叹息:“一副习武的好筋骨,却偏偏去弄什么墨水,可惜!”

一夜大风,一夜大火。

所有人从睡梦中惊醒,火光映红了半面城,人人惊慌不已,一时间惊叫哭号声交错响起,风不止,火势熊熊顺风蔓延,牵连了周围好几户人家,而规模最大的宁家银号正在隔壁。

天意弄人,银号离火源太近,待发现为时已晚,楼板很快倒塌,整座银号没入火海,宁老爷几度要亲自进去,却被妻儿死命拦下,顿时也顾不得老脸,哭着跪求众人,无奈周围邻居皆顾着自家,哪里还管得上别人的银号,虽然有十几个伙计往来奔走救火,却终究只是杯水车薪,无力回天。

所有帐簿付之一炬,宁老爷几度昏死过去。

白衣翩翩的宁瑜杂在人群中,从未遇上过这样大的变故,既想去救火盘点损失,又担心父母年老体衰,受不了打击,一时无暇分身,急得团团转。

一片黑云无声飞来,停在高高的城头上。

望着远处那片血红的火光,老人大笑:“天意!天意!”

一个富家公子是绝不会去从事某一行的,不过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就难说了。而他,正好需要一个徒弟,一个继承人。

天明,城里最大的银号已然不见,入目是断石残桓,还有一些被水冲散的黑色灰土,以及几根乌黑冒烟的焦木,废墟旁围着一大群人,都是宁家银号的客户,银号出事,恐慌的人们纷纷登门,要兑现银,一片混乱。

亲者叹息,仇者快意,幸亏宁家银号平日信誉还好,拉下脸面说了不少好话,终于将众人打发走了。

但钱总是要还的,眼见大势已去,实在拿不出许多银子来还这些债务,在出事后的第三天夜里,宁老爷在祖宗灵位前拜了几拜,趁人不备竟上吊自尽了,待发现已断了气,合家举丧痛哭,宁瑜自是披麻带孝,忍悲理事。

这边宁老爷还未落葬,债主们又纷纷找上门来,宁瑜顾不得悲痛,放下身分陪尽好话,拿出些现银才了事,谁知祸不单行,宁老夫人受了这一场打击,竟生起重病,伙计管家纷纷散去,债主日日上门催讨,宁瑜只得拿出家里仅存的一些银子,打发走了些,那些没拿到的,便搬东西抵债,把个宁家弄得家徒四壁,好在文琴小姐知书达理,并不是那起薄情之人,时常偷偷出来看他,还拿些私房钱替老夫人请医问药,然而宁老夫人终究上了年纪,如何受得了这些,不到两个月也一命归西,连棺材钱都难凑齐,甚是凄凉。

短短两个月,宁家竟办了两场丧事,只剩得宁瑜一个人,该当的都当了,终于,债主开口索要房契,正在无计可施,平日的对头于公子竟找上门来。

他笑摇折扇:“兄弟倒有个主意,家父早想着开一间银号,如今人齐了,正巧缺个管帐,素闻宁兄才名,若有心屈就五年,兄弟便替你保下这祖屋,如何?”

这位于公子倒也小有才气,素日与宁瑜不合,提出这条件无非是羞辱他而已,堂堂宁家公子沦落到帐房先生,这口气谁能受得了。

宁瑜沉默半日,淡然应下:“好。”

于家银号很快开业了,就在原宁家银号的旧址上,柜台里的帐房先生赫然是宁瑜,一时间有人惋惜有人同情,惟独宁瑜本人对这些置若罔闻,眼见昔日的同好一个个都被于公子拉拢结交,他依旧泰然处之,唯一令他有点不安的是,文琴小姐已经许久没有音信了。

半个月后,文老爷将他请了去,却是以女儿年岁已到,不能多等,催他早日迎娶。

守孝期未满不说,宁瑜如今哪有财力迎娶,只得婉言回绝。

文老爷大为不乐:“贤侄,凡事还有个例外,如今小女年过十六,再等你守孝三年,岂不是误了她的青春?”

宁瑜默然半日,道:“晚辈愿退亲。”

文老爷大喜:“贤侄天人之姿,将来必定发达,天下女子应有尽有,小女相貌粗陋,实在是有些配不上你,老夫愿退回彩礼另加二百两,助你……”

宁瑜打断他:“不必。”

于家前日请人来说媒问名,文老爷倒是极满意的,于家财雄势大,如今宁家已经败落,宁瑜哪有钱迎娶,怎好再把女儿嫁与他?见他肯退亲又不要财物,文老爷也不再勉强,暗笑他清高,随意安慰了几句,便立下了退婚文约。

夜,两坛酒,空空落落的宁家大院。

“明月为证,君心我心,永生不负。”指着半墙明月,他笑着喝一口酒,将当初的誓言一字字念出来。

她喜欢他的才华,喜欢与他和诗,喜欢看他作画,喜欢听他抚琴,然而一夜之间,他除了这些东西,什么都不剩了,她便要退亲。

我不负你,却是你负了我。

他又喝了口酒。

也罢,一个钱字,自古引得多少人反目,何况是娇生惯养的她?那般温柔的女孩子,那美丽柔软的青丝,含羞的脸,跟着如今的他,她能吃得了苦么?

他抱着酒坛猛灌,头脑竟始终清醒得要命。

这时,有人说话了。

“小子,你想不想要钱?”

不知何时,一个面容清瘦的黑衣老头坐在了旁边,眼睛闪亮,目光锐利无比,带着阴阴的笑意。

宁瑜愣了愣:“想。”

老人道:“老夫可以让你有钱。”

宁瑜摇头:“晚辈虽穷,却也知道无功不受禄,贫者不取嗟来之食的道理。”

老人扬眉:“若有钱娶那个文小姐,你也不要?”

宁瑜笑笑,再次抱起酒坛:“如今娶了,将来又怎样,跟了我,她始终是吃苦。”

老人笑:“你喜欢文小姐?”

宁瑜毫不掩饰:“是。”

“你若一直像往常那般有钱,她就可以过得好,”见他要说话,老人摆手,“放心,老夫不会施舍你什么,只是想教你挣钱。”

宁瑜放下酒坛,低声道:“不必,倘若你老人家肯借五百银子给我,一年之后,我必定连本带利奉还。”

老人道:“恐怕文小姐等不了那么久了。”

宁瑜愣。

老人道:“傻小子,文家这么急着要你退亲,自然有缘故,那于公子三日后便要登门行聘了。”

宁瑜全身一僵。

老人笑:“老夫倒有个法子,可以让你在三日之内得千金,你要不要?”

宁瑜愕然半晌,缓缓垂首。

“既不听,那就算了。”老人起身就走。

眼见他要走出院门,宁瑜终于忍不住叫住他:“老人家请留步!”

老人果然停住。

宁瑜起身行礼:“敢问你老人家尊姓大名,但有指教,宁瑜必定洗耳恭听……”

老人头疼:“老夫听不得这些酸溜溜的话。”

宁瑜立即闭嘴,恭敬地站着。

老人道:“我叫金越,你或许听说过这个名字。”

宁家不是武林世家,然而“金越”这个名字已不仅仅局限于武林,很简单,三年前千手教教主金越潜入皇宫,从皇帝的龙袍上取走了一粒金纽扣,并留下字条自称与人打赌,暂借三个月,果然三个月后皇帝老儿上朝时,那粒纽扣已躺在了金銮殿的龙椅上,对于这种事,皇帝也无可奈何,千手教历代教主都有光临皇宫的辉煌记录,连大内高手都难以察觉,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防不胜防,不过好在这群贼人虽厉害,却并无恶意,多数时候进出皇宫只是因为和别人打赌,顶多偷点宝贝走罢了,因此皇帝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抓得到朕就抓,抓不到就懒得理你,于是多数时候都不了了之,千手教与朝廷也渐渐有了种和平共处的默契。

宁瑜大惊:“莫非你就是千手教教主?”

金越笑:“只要你肯拜老夫为师,天下财宝尽你取用,何愁没钱?”

宁瑜作色:“老人家此言差矣,我宁瑜家世清白,也读过书明过理,怎能做那起梁上君子,干偷窃的勾当!”

金越道:“我千手教虽多是偷窃之辈,却也有不动老弱妇孺的教规,偷的也多是那些为富不仁之辈,他们那么多钱还不是放库里烂掉,取世上多余之财为己用,哪点不好?”

宁瑜道:“不劳而获,以卑鄙手段获利,便是不义之财。”

金越道:“千手教徒并非普通偷窃之辈,除了偷,还多的是手段,使毒,易容,暗器,轻功,无一件不是我们的真本事,凭真本事得来的钱,怎能叫不劳而获?又有哪里卑鄙?”

宁瑜扬手坐下:“多谢你老人家好意,宁瑜绝不做这种辱没祖宗败坏门风的事,不敢聆听教诲,请吧!”

瞧这双手,啧啧,不进千手教太可惜了!见他下逐客令,金越倒也不生气:“为了文小姐,你也不愿?”

宁瑜傲然:“见钱眼开的女子,不值得我这般相待。”

切,多少人想拜我老人家为师,若非你小子资质奇佳,我会在这跟你耗?金越吹吹胡子,忿忿掠走,自古只有徒弟求师父,如今找个徒弟居然还要说好话!

“明月为证,君心我心,永生不负。”看着手帕上的字,宁瑜颤抖了,知道她只是被文老爷关起来之后,他有种想哭又想笑的感觉。

她没有背弃他,却是他先负了她。

三日后,于家便要上门去求亲,她叫丫鬟偷偷出来求救,她宁死不要嫁与别人。

心性高傲的宁瑜终于低头,决定上文家求情。

再次踏入那道门槛时,他从未觉得有这般尴尬和羞耻,但为了她,这点脸面又算什么?

文老爷的态度已经冷淡许多,听到他的请求之后,只是一笑:“老夫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是望她将来能过得好些,于家聘礼千金,若贤侄能于三日之内得一千银子,老夫便再将她许配与你也无妨。”

在身后管家嘲弄的目光里,宁瑜走出文家大门,心中是无尽的绝望。

一千两银子!

对于昔日的宁家公子来说,一千两银子也不至太多,而如今的宁瑜,身边已连十两银子都不剩。

明知是故意刁难,但他又能如何?她还惦记着他,愿意陪着他吃苦,他却这般没用,连将她救出来的能力都没有,琴棋书画,帐目,这些再好又有什么用!

是夜,宁瑜大醉。

醒来时,他看到一双阴阴冷笑的眼睛。

“傻小子,喝酒有什么用。”

涵养再好,未免也有些恼怒,宁瑜冷冷道:“你又来做什么?”

金越自顾自在他身边坐下:“在文家受了气?”

宁瑜喃喃道:“受气算什么。”是的,受气算什么,只要能救她出来,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只要她还喜欢他……

金越道:“他要一千两银子?”

宁瑜震惊:“你怎么知道?”

金越怪笑:“那时我就在你们头上。”

当时那耻辱的场景他都看见了?宁瑜努力咬着牙,突然跪下:“求求前辈,借我一千银子,将来我宁瑜必定加倍奉还。”

金越看他一眼,悠然道:“我千手教人人都是自食其力,例不外借,何况宁公子不是看不起我等窃贼么,怎能借这些不义之财?”

宁瑜涨红了脸,说不出话。

金越道:“只要你入我千手教,区区一千两又算什么?”

宁瑜呆呆地跪着,摇头:“我不能玷污了门风。”

金越转转眼珠:“千手教银子例不外借,但老夫看你投缘,便破例一次也无妨。”

宁瑜大喜,拜下去:“多谢前辈,宁瑜必定永生不忘你老人家的大恩大德,就算来世做牛做马……”

你若真做了牛马,我要来还有屁用!金越不耐烦地摆手:“你且休拜,听老夫把话说完。”

宁瑜点头:“晚辈洗耳恭听。”

金越饶有兴味地看着他:“老夫愿借你银子,但老夫身边只有九百两,何况你并非我千手教的人,也只能借你九百两,你若要就拿去。”

宁瑜失色:“但……”

金越起身,断然道:“老夫只能借这么多,至于另外那一百两,你堂堂读书人,比不得我们这些窃贼,莫非就不会想法子?”

宁瑜还要说什么,面前却已不见了人影,他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抬脚要走,却不慎被一件东西拌住,零零散散的物事被他踢了一地。

一锭锭的银子,整整九百两。

喜欢千金散尽还复来请大家收藏:(m.qhxs.org)千金散尽还复来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诸天投影 修罗天尊 从今天开始做藩王 龙组特工 还珠之太后金安 黑色烟火 心有不甘 第一女仙 大魏宫廷 末世的最强王者 嫡女猛如虎:王爷宠无边 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探虚陵现代篇 百兽争鸣 绝色尤物 重生之殿堂乐队 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 都市之无敌仙王 山河盛宴 我在横滨满脸问号的日子
经典收藏 无论魏晋 扶摇成仙 帝企鹅在线养鸟 穿成戒指怎么破 我夫君他是败家子 末日叛刃 长安第一美人 七秀 辟寒金 替身不想再玩了 沙雕剑修的大冒险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 皇后殇 [风云]断浪,滚过来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综]五毒 魔王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驸马假清高 凤凰于飞
最近更新 生命的继续 咸鱼飞升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 女帝 四嫁 红楼之贾迎春 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神凰不为徒 启禀陛下,娘娘又上战场了! 渣男制造姬 柏悦录 重生福女在农家 快穿之如何转危为安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我的今世前生 神魔之玥上为尊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天命神符师:君上,小狼狗!
千金散尽还复来 蜀客 - 千金散尽还复来txt下载 - 千金散尽还复来最新章节 - 千金散尽还复来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