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妻道

八月薇妮

首页 >> 大行妻道 >> 大行妻道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快穿:宿主总是被攻略 战神七小姐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天下男修皆炉鼎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 神医娘子傻相公 森女巫 神医弃女 哑舍Ⅲ
大行妻道 八月薇妮 - 大行妻道全文阅读 - 大行妻道txt下载 - 大行妻道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五十四章 归去来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 心远地自偏。

细雨翻飞, 暮色降临,田地边上有个魁梧身影大步而来, 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路边相识的齐齐招呼,道:“燕大哥回来啦!”那人点头, 笑道:“大家伙儿也都歇了罢!”

他进了村子,望内一直走,刚下过场雨, 把地面的青石洗的干干净净, 路边上的屋子有些是石头垒砌而成的,窗口起的高高的, 窗台上放着一盆盆盛开的花, 淡淡暮色微微细雨之中,姹紫嫣红地带了几分落寞。

这人走的极快, 片刻便到了一座屋子跟前, 乃是个两层的小小的楼, 前面矮墙围起了个院落, 原本是粉白的墙壁,因年数久远, 又天阴雨湿, 墙角上爬上了些青苔, 而墙头上却种着一溜儿的杂花,郁郁茂茂的盛开着。

汉子推门而入,面上露出一丝笑意,眼前的院落不大,却栽种养着若干的花草,还有只花猫,见人进来腾地跳起来,从栏杆上一跃下地,也不管地上雨湿,悄悄跑到大汉跟前,低头在他的裤脚跟靴子上蹭来蹭去。

汉子低低一笑,说道:“留神蹭的满身泥,小衣就不喜欢你了。”俯身将那花猫抱起来在怀中,花猫昂头舔他的脸颊,甚是亲昵之态。

汉子迈步望内,将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忽然猛地停住,原本和蔼温柔之色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全盘警备之色,浑身肌肉亦随之绷紧,杀气在一瞬间外泄出来,惊得那怀中伏着的花猫喵地一声,猛地窜起逃开主人身边。

“你快些走吧,”屋内传来淡淡的声音,“大哥快回来了。”

汉子听着这声音响起,脸色才微微缓和下来,然而双手仍旧握拳抵在腰间,一副蓄势待发之态,双眼牢牢地盯着楼内。

“你……你现在已经同他在一起了?”那人问道。

“嗯……”她回答,并无犹豫,“如你所见。”

汉子的脸上泛出一丝笑意,放在腰间的双拳缓缓垂下,绷紧的全身才微微放松下来。

“你竟如此心狠。”那人说道,“留安清宁还小,傅家根基仍不稳,你竟能洒然离开?”

朝衣说道:“留安清宁已经懂事,也知道如何做才会对傅家好,冠卿跟东篱哥哥已经在六部站稳脚跟,我诛杀四王爷……”说到这里的时候,语声里带了一丝浅浅笑意,“对陛下来说,是不可磨灭的大功一件,他永不会再亏待傅家,一旦想起我,只能越发厚待。”

那人道:“你想的……倒是齐全。”

朝衣说道:“自然,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演戏演全套,都是这个道理……我,也是跟你学的。”

那人沉默片刻,说道:“你恨我么?”

“恨……过。”

“现在呢?”

朝衣叹了声:“我日子过的好好地,大哥待我甚好……我的心愿都也完成,我已没什么功夫恨什么人了。”

雨忽然大了些,打得院子里的花草东倒西歪。

屋内人影闪过,而后亮起了灯光。人的影子照在窗户上,窗外的汉子凝视着其中一道纤弱影子,目光之中满是柔情。

“你真的该走了。”她又说,“我不想大哥回来看到你。”

“怎么,你担心燕沉戟吃醋?”他问。

朝衣摇头,说道:“大哥不是这样的人,我只是,能免则免,不想让他知道你又寻来。”

那人说道:“朝衣,你……喜欢他么?”

朝衣忽然沉默。

窗外的燕沉戟呆呆看着窗户上的人影,脸上忽然隐隐地透出一丝落寞来。

那人说道:“你犹豫了。你……不喜欢他,你心中所爱,仍旧是我,对么?你只是承了他的情,无法偿还,故而……以身相许,是么?”

燕沉戟略咬住唇,双眸眯起。

里头朝衣唤道:“轻羽。”声音竟极为温柔。

屋内屋外,皆是一片沉默。对面那人上前一步,窗户上两个人影靠得极近,那人,或者说傅轻羽,说道:“忘尘寰上的日日夜夜,我其实从未相忘,相信你也是,你下山来,我初次见你,……可知我心中何等震惊,我避而不见,就是怕见了你之后失了分寸。你……你可知……”

朝衣垂头,说道:“是,可我当时,却只以为你是轻羽的第一仇家,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才好。”

傅轻羽说道:“我虽是有目的而去,但忘尘寰上同你说过的,字字是真,你也该知道,傅家那些过往,我并未夸大其词。”

朝衣说道:“我自然知道的,只可惜……”傅轻羽问道:“可惜什么?”朝衣说道:“可惜……我已经忘了。”

窗外雨声沥沥,屋内灯影闪烁,是谁骤然呼吸不稳。

朝衣说道:“我已经忘了,就如同我现在对着你,心中却在想:雨下的这样大,燕大哥他不会淋雨罢……他身子虽好,我却担忧他会着凉发寒呢。”

窗外燕沉戟猛地抬起头来,灯光自薄薄的窗纸上透出来,映的他的双眼潋滟异常。

不过过眼烟云。

天长地久,原来是误会一场。朝衣回想:当初倘若没有遇到傅轻羽,只有燕沉戟,那么她会不会被那个古里古怪,沉默寡言会发呆一整天的家伙打动。

但是没有如果,造化之手弄人,她遇到了傅轻羽。大抵每个人生命之中都会遇到一两个克星,任凭你再聪明了得,也必定会乖乖入彀,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傅轻羽上山,不是为了朝衣。他的受伤,亦是有备而来,她将他救上山,望着面前那仙人一般的绝艳脸庞,她就像是真的见到了仙人。

尽心竭力的照料,本以为照顾他好了之后他就会走,没想到仙人的性子竟是那样温柔,且又善解人意。

他不过是略施小计,她就深深迷恋。

而他,只是为了那一部深锁在忘尘寰密室之中的波若功的秘籍。

自从沈南被四王爷所伤,回来后跟朝衣说君朔会波若功后,朝衣心头已经想通了一切。

当时在山上,他曾模糊问起来。她头脑昏昏地,有什么便信口说什么,全不晓得防备跟藏私。

他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他想知道的任何。

朝衣曾调查过。

在她下山前三个月,也就是傅轻羽死的那几天,四王爷君朔抱病在府,不见任何宾客。

偷梁换柱的游戏,大概就此开始。

波若功的秘籍凶险异常,极少人能练成,但若练就,便如“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一样,武功霸道厉害,天底下鲜少有人匹敌。

在那几天之后,四王爷便不再是四王爷。而是傅轻羽。

朝衣下山后遇见的那君朔,便是傅轻羽假扮。

故而他会对她避而不见,就如他今日所说。

倘若是真正的君朔,必定不会轻饶过向自己挑衅的“傅少国公”,以他们昔日的过节,君朔绝对不会如此反常的一笑而过。

这疑点在朝衣知道了君朔已非君朔之后才明白。

而后是舒临渊。

舒临渊已死,究竟是怎么死的……朝衣猜是死在君朔手中。

舒临渊的断袖之传闻,最初是君朔传出来的。

君朔好龙阳,这一点,京内王公大臣都心知肚明,跟君朔扯上关系,舒临渊还有什么好?而君朔手段残忍,舒临渊被他折磨而死,也是寻常。

当时看到舒临渊的尸身,让朝衣猜测不透的是,棺木里头的舒临渊,一双手干净白嫩,毫无硬茧或者伤损。

但是曾跟她一同下江南那个,当他的手握住她手腕的时候,朝衣能感觉到他手心盈盈的茧子,擦着她的腕子隐隐做疼。

在天一海阁学武的那个,是傅轻羽而非舒临渊。

舒某的名号被人借用,而且他是心甘情愿被人借用的。以傅轻羽的手段,要收服舒临渊,应该并非难事。只是朝衣没有想到的是,舒临渊并非君朔所杀,而是……

故而在江南时候舒临渊对她的所作所为才那么诡异。

傅轻羽对朝衣的确是有过真心的,这个不能全盘反过。朝衣也知道。

当初她下山进皇都,倘若傅轻羽再狠心一些,大可以下手剪除她。但是他未曾。

假扮舒临渊,对他来说没什么其他的好处,除了可以跟她亲近一些。

他为了她,甚至不惜返回天宁海阁盗取“照彻海”。

而后回来,他一次次以舒临渊的身份接近他,一直到惊动了另外一个跟他一直合谋之人:铁将军。

铁将军比傅轻羽自己更清楚的知道,他的行为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在舒临渊旧居那一日,若非他及时出现,怕就会被朝衣探出他的底细。

所以舒临渊一定,要死。

铁将军必定曾劝过傅轻羽,要彻底杀了朝衣免除后患。

但是他没有。

或许是愧疚,或许是心中仍有一丝情意,或许是自视过高并没有把朝衣放在眼里,总之……因此他给自己铺下了一条不归路。

最后那一日朝堂之上,倘若他再绝情一点,任凭朝衣酒醉离开,朝衣也伤不到他。

可是……朝衣不明白……

他的武功明明已经练得极高,她的动作虽然快,但毕竟她不是练武之人,如果他要出手的话,她绝无生机。

但是她轻而易举得手了。

他绝情的不够彻底,多情的不够彻底,朝衣刺出那一刀的瞬间他到底在想什么?出手将她擒下,他便成九五至尊,取君氏皇位而代之,君家欠傅家的血仇,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报复了。可是他没有出手,是因为……以为朝衣不会刺出那一刀,还是其他?

朝衣离开君家,告别之事她早跟傅东篱说过,傅东篱自是不愿的。

朝衣不敢同清宁清平留安几个小家伙说,这一段日子,几个小东西分明把朝衣当成了最亲近之人,她离开那日,开门之后,却见几个小家伙跟傅家大女等在门外。

几个小家伙扑上来的时候,朝衣的泪哗地便涌出来。

最后却还是傅东篱来劝说,只说朝衣有病在身,要去求医,等病好了,自会回来。

几个小家伙才恋恋不舍放开,留安哭的脸通红,几乎昏厥过去。

她下山是为了傅轻羽,到最后,却是为了整个傅家。

她只是坐了“傅轻羽”该做的,或许说……对傅轻羽来讲,他的身体骨血里流淌着两种极端,一种是反了君氏报仇,一种是雪了旧恨重振家声,而朝衣将后者做到了。

故而当看到朝衣刺出那一刀的时候,傅轻羽才有了选择?……也未尝是不可能的。

不管用何种手段,让傅家的荣耀重归,家声重振,大概……是傅家列祖列宗最为希翼的罢。

人生总有选择,有时候不管选择哪一条路,都会让人痛彻心扉。

傅轻羽的选择,便总是如此。

他说不出口的是,当初他的死,并非假死。

他偷了秘籍,练了波若功,真气紊乱,走火入魔,他不敢同朝衣说,只运功一点一点按捺发狂之兆,她只以为他先前吃苦太甚,竭力弄了种种补药给他试,都无济于事。

他按捺不住,澎湃的功力聚集体内,几乎让五脏俱碎,最终喷一口血,断了气息,他以为这只是命。

当他夜晚自棺木中醒来,察觉体内功力充盈,仿佛新生,他运功脱出之后,望着身后的墓碑,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迅速做了决定,或者选择。

他是新生了,过去种种皆抛之脑后,他决定展开自己一直谋划之事。

这是他第一个选择。

第二个,就是朝堂上那生死一刀。

他每一个选择,都跟生死有关。

何其不幸。

雨落更急,劈里啪啦,像是什么坠入油锅中的声音。

“我知道了。”傅轻羽轻叹一声。

朝衣说道:“你……快走罢。我要出去看看大哥。”她走到桌边上,取了把纸伞。

傅轻羽上前一步,自后面将朝衣抱住。

朝衣一惊,略挣了挣,听到傅轻羽在后面说道:“倘若……我带你走呢,此刻我将你带走,让燕沉戟再也找不到,你会不会再……喜欢上我?我们回忘尘寰好不好?就当一切都未曾发生好不好?还记得么?我们在那棵紫藤树下,是多么美……”

他的声音温柔而带着无限蛊惑,朝衣久久不语,窗外的燕沉戟也未曾动,只是静静看着。

“对不住,”她终于开口,“轻羽,我已经忘了。”

朝衣前半生活的单纯,而后忽然陷身阴谋诡计之中,无一刻轻闲,所遇之人,除了傅家老小,傅轻羽,小皇帝,她最关爱的两人,偏偏是算计她算计的最狠的。朝衣希望过更单纯的生活,而那个人,也正希望她如此,他会给她至单纯而轻松的一切。

燕沉戟从头到尾都是那个永远都不会背叛朝衣,算计朝衣之人。他就如磐石,不似紫藤花开般叫人迷醉惊艳,但他是最长久的那个,曾几何时她是个青春年少爱俏之人,以为那就是所有的爱中之爱,但伤过恨过,怨过痛过,也悔悟过,不能一笑了之,却只能逼着自己撒手。

跟过去一刀两断,只要不死,以后都是新的生活。

其实燕沉戟还是有一点瞒着她的。

沈南不会无缘无故地同翡翠明珠阁的夜婴宁联手,夜婴宁又怎会正好救了被傅轻羽所伤的沈南?燕沉戟是最不擅言辞的那个,但他的双眼最为犀利看的最为透彻。他早就知道沈南不是傅轻羽——君朔的对手。

而且,他看人何其之准。沈南同夜婴宁,岂非正是天赐一对?只消得他一句话,夜婴宁自然赴汤蹈火再所不辞,金童玉女相逢之后,日后所有就由得他们自行修炼去了,总是没有人再缠着燕沉戟,也不会再有人心心念念风朝衣。

那是燕沉戟唯一一次算计朝衣……或许,从她被傅轻羽伤心开始,他就一直在后悔,为何当初……为何当初……

但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他义无反顾陪她下山,只待风波平静之后……

他算计的如此之准,毫无差错……只有一点,他没有想到傅轻羽并未真的死,这一点差些毁掉他所有算计,但幸好……傅轻羽,错过了上天赐给他的大好机会。

燕沉戟对沈南个性的拿捏,对夜婴宁的测度,对“君朔”的看透,对朝衣的不离不弃。

他曾是上将军,北燕战神,算谋计策哪会等闲?只要他愿意,只要他找到……肯让他抛弃一切为之去争取的事,或者人。

而对朝衣来说,虽然有些地方还未想通,但朝衣其实并不介意他在这方面动点脑筋,反而有着淡淡的欢喜。确切地说,倘若当初他们初初相遇,这个总是沉默不言的人能够主动表明心迹的话,那就跟以后的傅轻羽没什么事了。

就算是迟到一步,总比没有到的好。

而她有幸失而复得,死而复生,有他相陪左右,此生,何其有幸。

虽然并非如对轻羽所说“我已经忘了”那么平静……纵然心中那道旧伤疤始终都在,每每想起都痛不欲生,幸好的是,有他在侧。

他曾亲眼看她的开始跟结束,她的痛他般般件件感同深受,也没有人比他更懂得如何更好的照料她,呵护她,令她痛的轻一些,再轻一些。

人生大概如此。

曾爱过不该爱的人,吃尽伤痛。百劫过后,却仍有个人站在你的身侧,懂你伤,懂你痛,且比你更伤更痛却更为强大的替你撑着一片天。

朝衣微笑:“轻羽,放手罢。”

那人自门口出来,雨下的很大,朝衣说道:“轻羽……”

他蓦地停脚,回头相看。

朝衣道:“雨太大了,拿着伞罢。”

两人的目光隔空相望。傅轻羽忽然落了泪。

“不,不用。”他摇头,已经错过的东西……他已经错过的东西,在错过了之后才知道……自己错过的究竟是什么。

迈步进入雨中的瞬间,傅轻羽转头看了旁边的偏屋一眼,依稀可见到那人静静地站在那里,怎么……会输呢?万万料不到……

怨恨,欣赏,祝福,失落,绝望,爱慕,以及隐隐的伤痛,眼角的泪。

大雨倾盆而落,他浑身湿透地走了出去。

一直到傅轻羽出了门之后,屋内才传来哭泣的声音。

偏屋中的人走出来,听着屋内的哭声渐渐大了,过了片刻,又逐渐小下去。

一直到哭声彻底停了,他才迈步,不是向着屋内,反是向着院子之中,走了几步,人在雨中,才扬声说道:“小衣,我回来了!”

屋内有人迎出来,慌里慌张拿着一把伞,说道:“啊,大哥,有没有淋雨?”

他大步奔上前,将斗笠一掀,蓑衣脱下来扔在地上,迅速将她抱入怀中,道:“没有,你忘了你让我带着雨具了么?”

朝衣被他牢牢搂住,有些意外他的动作,却笑道:“我糊涂了,居然忘了。”这片刻那花猫过来,在两人脚底下蹭。

朝衣说道:“咦,小咪回来了,先头我找他都没有找到。”

燕沉戟将她放开,朝衣低头去抱那猫咪,燕沉戟将她手拉住:“等会儿,我去修剪一下他的爪子,最近又长长了,你忘了上回他抓伤了你么?”朝衣说道:“嗯……吃过饭再剪罢,我今儿做了你喜欢的菜。”燕沉戟将她抱起来,迈步进了房门,说道:“最喜欢的?我明明已经有了最喜欢的了……”

雨巷之中,有一道影子缓缓而行,轻声念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唔,我交代的是否够清楚了?么么哈。大概就此完结了。写完后反复修改了几遍,又看了次,眼睛都湿润了。。

这不算是个温暖的故事,大概是个伤感的故事,但伤感里头,还有淡淡的温,对吧。。。

我也知道最后选燕大哥可能会出乎很多同学的意料,但是……有些是可以回头的,有些却是不能的。本文就是这样一个绝情地不能回头的故事。

该为他做的,都为他做了,该付出的都付出。剩下的,就跟他无关了。

轻羽的悲剧就在于,他选错了东西。

但是没有人可以真的怪他,他身上扛着很多东西,放不下,小时候的遭遇大家可以猜猜,轻羽的极端性子是被逼出来的,不然他不会杀四王爷甚至要将君氏取而代之,但最终他没有下手,或许说,他那一犹豫,是因他骨子里或者潜意识里还是以为自己所做的是不对的。

唉,算了。。。说起他,心里酸酸的,但他至少得到过朝衣的真心跟喜爱,是他自己,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珍惜。

所以注定陪朝衣一起到老的那人不是他。

燕大哥的悲剧在于太闷骚了,一开始没有及时下手,被轻羽趁虚而入,幸好他幡然醒悟,结果……聪明坚定的孩子有糖吃。

嗷呜,总之这篇文完结了

古言这边,育儿那篇估计也是近期完结啦,新文有想过一个雏形,还待实践再说,顶多、估计哈,是八月初发文吧,大家感兴趣的,求收藏俺地专栏,到时候瞅瞅看就会看到了。

虽然这篇文够冷,但是仍旧有许多同学不离不弃地跟着,谢谢嫩们,看到嫩们在留言,俺也觉得欣慰。终于完结了,么么大家,谢谢能跟我一起见证这个故事的开始跟结尾。

我会继续努力哒,所以,把专栏收藏起来吧(╯3╰):点进去后点专栏名旁边那个“收藏此作者”就好啦,啵啵啵,无限亲~~

《大行妻道》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清华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清华小说!

喜欢大行妻道请大家收藏:(m.qhxs.org)大行妻道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一朵花开百花杀 那个流氓吻过我的唇 魔道巨擘系统 最强边锋 医见钟情 我的老千生涯 叶底青梅 凤倾天阑 末世之全能大师 他的冲喜小娘子 表妹万福 龙组特工 大魏宫廷 开局签到了先天圣体道胎 (快穿)你是我的 凤家女 狼子野心 率性道医 [HP+三生三世] 青丘狐狸的魔法之旅 幼年记事簿
经典收藏 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 史上第一诡修 驸马假清高 养丞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快穿之这个愿望不靠谱 我在古代当王爷 爆宠火妃:王妃又爬墙了 重生之赚它一个亿 领主基建日志 禁止存档 少将修真日常 素女寻仙 咸鱼公主的日常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 毛茸茸收集图鉴 随机人生路快穿 直播奶包皇子的日常 一念起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最近更新 神凰不为徒 女帝 戏精女配[快穿]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天命神符师:君上,小狼狗! 家有萌徒养成中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屑王之子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启禀陛下,娘娘又上战场了! [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 逆天神医妃 青丝化雪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妖妖不可欺 重生福女在农家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快穿之怎么打赌总是输 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 降生记
大行妻道 八月薇妮 - 大行妻道txt下载 - 大行妻道最新章节 - 大行妻道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