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欲

圣妖

首页 >> 暗欲 >> 暗欲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回七零:老公大人,你被捕了 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绝色尤物 论撩完就跑的我如何哄回黑化男主 逆天萌宝:高冷帝少,宠上瘾 心有不甘 福泽有余[重生] 宝石商人和钻石小姐 重生之幸福人生 旧曾谙
暗欲 圣妖 - 暗欲全文阅读 - 暗欲txt下载 - 暗欲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爹地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容恩睡得很沉,身上总有人毛手毛脚,她双目紧闭,只是用手不停去挥,“别闹。”

耳边传来瘙痒,她苏醒,昨晚的疼痛依旧历历在目,容恩拨开南夜爵的手,起身,“今天王玲不在,我得去做早饭。”

“我不想吃。”男人有些赌气,他想吃什么,就不信容恩会不知道。

“不行。”她将南夜爵塞回被窝内,逃一样穿上居家服走进了卫生间。

“唔……”男人痛苦加无可奈何,拿起个枕头闷在那张魅惑的俊脸上,全身又开始紧绷发烫。

南夜爵睡不住,没过多久也下了楼。

容恩正在厨房里忙活,他走到楼梯转角处便顿住脚步,双手撑在栏杆上,南夜爵弯下腰,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

小米粥正用温火炖着,盖子被蒸汽时不时掀起,粥的香味已经从厨房内飘出来,容恩系上围裙正在煎鱼,她长发随意就扎了下,有些散乱,脚上汲着拖鞋,宽大的裤脚管盖住脚背,她放入各式佐料,不出一会,整盘鱼便新鲜出炉。

平底锅内,还有一个个被煎至金黄色的锅贴,餐桌上已经摆了好几道小菜,总之,这是个其暖融融的早晨。

这个场面,是南夜爵无数时候幻想过的。每次看着容恩在厨房内忙碌的背影,总是能令他如此心安。

南夜爵放柔脚步,来到她背后才出手拥住。

“起来了。”容恩将锅贴盛放在碟内,一个个摆放有序。

“干嘛这么累,我们出去吃就行了。”

“没听过吗?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容恩说笑,将碗碟及煮好的小米粥端出去。

南夜爵取过碗筷,“我的心早就给你了,就怕你不要,给我甩了。”

容恩拿起小勺不断在粥碗里搅动,她右手托腮,视线端望前方。南夜爵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早餐,如今他也跟容恩一样,喜欢上这些清淡的食物,他咽下一口粥,抬头就发现容恩正直直瞅着自己。

“看什么?”

她笑了笑,将视线别开,“没什么。”

“没什么还笑得这么不怀好意?”南夜爵自得其乐,“迷上我了吧?”

容恩只顾吃起早餐,并不再理睬他。很久之后,一直到现在她才懂,原来幸福真的很简单,能看着心爱的人吃饭,能面对面坐着,这些都是幸福。

可南夜爵并不这么想,幸福和性福,应该是直接挂钩的。

而他现在首要的,就是攻破容恩的防线,他可不想这辈子都做和尚。

楚暮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孙女更是喜欢的很,巴不得小两口能常常将孩子寄放到她那。

容恩换好衣服下楼,南夜爵那辆布加迪威龙正停在门口,她走出去,男人已经在车内等她。

“王玲都将晚饭准备好了。”

“今天出去吃,”南夜爵起身将车门打开,并将容恩的安全带系上,“结婚后就没有好好带你玩过,当心熬成黄脸婆。”

两人先去酒店吃了晚饭,回到车上,南夜爵特意将车窗打开,“还想去哪?”

容恩想了想,“夜市,我想吃豆腐花。”

“豆腐花?”南夜爵皱眉,“那玩意好吃么?”

“当然,而且只有夜市卖的味道最正。”

南夜爵发动引擎,车子缓缓前行,开得很慢,极像是在散步。容恩双手趴在车窗上,探出去半个脑袋,“这风吹得好舒服。”

“当心。”南夜爵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回来,他拇指抚过容恩手背,细细摩挲,车子开到夜市,这儿是平民区,人山人海,各色小吃摆满整条街,物廉价美,几块钱就能吃饱肚子。没有停车位,南夜爵只能将车停在路口,“你在这儿等,我去买。”

容恩却是先一步下了车,“我带你去逛逛。”

南夜爵对这种熙攘的环境并没有太好的印象,但见容恩已经向前走去,只得硬着头皮跟上。

夜市并没有多少正规的商铺,最常见的就是地摊,连那些小吃摊也是一个个经过改装的,几张凳子,一辆推车,即便是遇上城管,推了就能跑。

南夜爵双手插在兜内,容恩跟在边上,她伸出左手挽着男人的胳膊,他垂目望向她,二人相视而笑。

在这儿,哪怕身份再显赫都不会受到瞩目,每个人都欢乐地忙碌着,吆喝声伴随着翻炒的声音,充斥整条街。

容恩来到卖豆花的摊前,她要了一碗,放上很多紫菜,南夜爵不想吃,还是被她喂了一口,“怎样?好吃吧。”

这味道,他实在不喜欢,可他还是点了点头。

两边卖音响的店里正在播放盗版CD,虽然刺耳,可还是有很多人围在店内挑选,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同,谁也决定不了谁的命运。

容恩骨子里还是忘不了曾经的平凡,而南夜爵能做的,就是努力融入。

回到车上,她一个劲要开冷气,“好热,好热……”

手掌不断扇风,十足的孩子样。

南夜爵展颜,嘴角勾勒的弧度性感满足,容恩双手握住他手臂,将脑袋轻枕在他肩膀上,眼睛轻合,十分惬意,她嗓音糯糯,“我们这就回去吗?”

“不,今天不回去。”

“噢。”容恩轻应,没有追问晚上该在哪落脚。

欲诱已经改回先前的名字,南夜爵下车,将钥匙随手扔给门口的服务员。

容恩没想到他会带自己来这,南夜爵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向里面走去,欲诱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买醉和堕落的人不在少数,舞娘释放姿态,这儿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天上人间。

一号会所内,经理已经按照他的吩咐做好准备。

容恩看见桌上有酒,“我不能喝。”

“没事,这是果酒,同果汁差不多。”

一号会所内就只有他们二人,容恩来到边上点歌,先唱了首《爱的供养》,南夜爵将酒调制好后放在桌上,没有打扰她的意思,只是专注地听着。

曲毕,容恩放下话筒,就见南夜爵单手撑起下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望,她抬手挡在额前,笑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南夜爵递给她一杯酒,搂着容恩的腰,二人坐倒在沙发上。

“我一直记得你的歌声很好听。”

容恩接过酒杯轻啜一口,有酒的味道,但并不浓烈。一号会所,这是她和南夜爵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那时候的他,有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两人碰了杯,各自喝完手中的酒。南夜爵将空杯放回桌上,容恩这时的脸色已见红润,嘴唇沾了酒渍发出殷红地诱。惑,他大掌绕至她颈后,倾身便吻上去。

唇齿间,酒香馥郁,南夜爵双手捧着容恩的脸……

“别……待会有人进来。”

南夜爵粗喘,前额抵着容恩,待稍微平复后,拉起她向外走去。

容恩以为这下该是要回去了,可南夜爵竟将她带到了欲诱地下,先前她去过的那所房子内。

这儿是为方便来欲诱的政府官员所准备的,除了知晓内情的,不然随你掘地三尺都找不到。

巨大的游泳池呈现在跟前,容恩想起被南夜爵推入池底的那次,鼻子就开始冒酸,“干嘛来这?”

南夜爵将她带到池边,什么话都不说,动手去解她的衣服。

容恩握住他的手,“你不会想在这吧?”

男人搂住她的腰,索性直接带着容恩跳入池内,她心有余悸,双手不住攀住南夜爵的肩膀,“啊……”

他将容恩推至池沿,让她后背紧紧抵着罗马瓷砖,再让她的一只手抓住边上的护栏,南夜爵双手开始拉扯她的衣服,“没有听说过吗?在水里,人的疼痛感会减半。”

容恩愕然,这男人真是什么都想得出来。

衬衣被脱下后漂在了水面上……

偌大的地方,只有滔滔水声,容恩两颊绯红,十分不自在,她不敢探出身,双手更是护在胸前,“别有人过来。”

“我还有人敢打扰?”南夜爵拉开她的手,说话的功夫,他已经脱了个精光,“谁敢过来,我就扒光他将他扔到马路上。”

游泳池四周,造型古雅的灯罩内泛出朦胧碎黄的灯光,南夜爵为了今天做足准备,双手在她背脊处游走,“这儿还有感觉吗?”

容恩神经绷起,摇摇头,“没有了。”

“答应我,不要再为了我伤害自己。”南夜爵在她耳边低喃,“就算是我也不行。”

容恩点下头,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体内的兴奋点被燃烧,她双目透出迷离……

“你痛吗?”

南夜爵哑然失笑,“我不痛。”

南夜爵整晚都没有怎么睡,这会,他正撑起上半身望着容恩的睡颜,她抿了抿嘴角,似乎正做着什么美梦,这时的气候刚刚好,即使裸着身子也不用开暖气。容恩打个哈欠,惬意的将脑袋在枕头上摩挲几下后,这才睁眼。

首先入目的,便是南夜爵带笑的俊脸,顺着他的视线,容恩看见自己全身一丝不挂,她赶忙去拉被子,却被南夜爵压在身下,几番拉扯也不见动弹。

“睡得好吗?”

她眼睛酸涩,不用看也知道有黑眼圈。

见她不说话,南夜爵再度关心,“还疼吗?”

呃……

容恩将脑袋埋进枕头,听到男人轻笑后抬头,她环顾四周,这儿并不是御景园,“好累。”

南夜爵就势压在她背上,跟着埋怨,“受累的应该是我吧,你躺在那不用动弹,多享受。”

任她捶打男人也不肯起来,死乞白赖粘着容恩,她知道他的臭脾气,有时候真像个孩子。

她将手伸向床头柜,手指刚摸上手机,“我得打个电话回去,看看宝宝怎样。”

“哎呦,”南夜爵打掉她的手,“我一早就打过了,没事,你能不能脑子里就想着我?”

“喂,”容恩忍俊不禁,“自己女儿的醋也吃。”

南夜爵拉起她的手放到嘴边,轻吻之后又张开嘴轻咬,软软的,像是在给她按摩。“今天还是只属于我们俩,你想女儿也不行。”

“好霸道。”容恩嘴上抱怨,眼里的笑却早已晕染开。

她躺在那懒得动弹,床头有一架样式古典的灯具,纵观整个房间,装修布置显得奢靡金贵,“这儿究竟是做什么的?”

南夜爵没有实话告诉容恩,这个房间,其实是为他和聿尊两个人准备的,这儿有最隐秘的保全系统以及窃听手段,有些官员被引诱至此,也就着了道。

“是用来和你偷的。”南夜爵岔开话题,嘴里没有好话。

“讨厌,”容恩想要起身,“肯定是金屋藏娇不让我发现吧?”

“起来做什么?”南夜爵拉住她,“床上多舒服。”

“我肚子饿了。”

“我来喂饱你。”

眼见他再度扑来,容恩赶忙闪身,“色狼。”她双手一推,居然就硬生生将个大男人挤下床去。

“哎呦!”

堂堂爵少总算是没有可怜到做和尚,童童也在一天天长大,半年之后,俨然是个小大人模样了。

谁都知道,南夜爵对这个女儿是宠爱有加,走到哪就带到哪。

国际饭店。

阿元和几名帮会的人早就守在那,南夜爵来的时候,手里抱着个宝贝。

阿元见怪不怪,“老大。”

南夜爵示意几人落座,他抱着童童坐在朝南首座,边上的年轻服务员毕恭毕敬将菜单递过来,“爵少。”

他接过手,怀里的童童见状去抓,将那菜单拖过去。

“童童想吃什么?”

这么屁大的孩子哪里懂,也不过是看见锦缎黄的颜色好奇而已,南夜爵翻开菜单,童童晃头晃脑,手指不停在上面乱点。

南夜爵极为配合,朝边上服务员招招手,“这,这,这……还有这个。”

阿元左手不着痕迹地遮住双眼,惨不忍睹啊……不知道今天能吃些啥。

服务员一一打上记号,又重新看了遍,“爵少,确定要这些?”

“少废话,快上菜。”

没多久,菜便一一上齐,八个汤,六盘虾,九样饭后甜点。

众人面面相觑,却不敢多言,童童速度很快,伸手就要去抓面前的虾。南夜爵见状,将那碟虾端到她面前,让她在怀里坐好后,开始给她剥虾。

“阿元,我吩咐你做的事怎样了?”

“老大,已经安排妥当,您放心。”

南夜爵将剥好的虾放在碗内研碎,再舀起一小勺喂给女儿,他不经意抬头,却见几人拿着筷子,不知何从下手。

“阿元,点菜。”

“是。”阿元忙不迭招呼服务员,下次再要和这小祖宗一起,还是能避就避,不然非得被折磨死。

童童一口气吃了好几个虾,她玩性大起,趁着南夜爵不注意,一把抓起桌上的虾壳放在盘内,等圆桌转到别人面前时,只能对着那些虾壳干瞪眼。

这么点大的孩子,最喜欢抓东西。

她对什么都好奇,眼见杯中的红酒色泽光润,便出手去抓。

南夜爵眼明手快,忙侧身,整杯红酒便倾倒在他身上,阿元见状,忙起身,“老大。”

“没事。”

服务员上前将它擦拭干净。阿元不由启笑,这个男人,怕是只有那母女才能收服他。

饭后,南夜爵率先抱起童童离开饭店,到了车上,他还是让童童坐在自己腿上,系上安全带后,将女儿的两手放在方向盘上。

他对孩子的宠爱,就连容恩有时候都会埋怨。

回到御景园,容恩正在客厅内将买好的东西一一摆出来,见他们回来,便迎上前,“奶粉忘记买了。”

南夜爵将童童交到王玲手里,“这就去。”

容恩拿了包跟出去,坐到车上才发现男人的衬衣有大片污渍,“又是那小家伙弄的?”

“一杯红酒而已。”

“你就宠着她吧。”

车子经过欲诱门口,南夜爵却将它停了下来,面对容恩的满面疑惑,他指了指对面,“看。”

容恩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是聿尊。

不过,并不只有他一人,聿尊身边还站着名女子,从穿衣打扮来看,倒像是哪个学院的学生。

“这小子,又玩上了。”

聿尊身高健硕,站在女子面前的时候,恰好将背后那糜烂的灯光遮住,他神色阴晴不定,掐着香烟的手指缓缓抬起后抚上她的脸。

女子并不敢动。

“你敢耍我?”

“我不敢。”她说的是实话。

“今儿我还真要定你了,你看怎么着吧?”他气定神闲,态度泰然,依旧是魅惑众生的那副气场。

外面的冷风将二人的谈话清晰吹过来,容恩趴在窗口,望着女子清冷的侧脸,她好像是看见了那时候的自己同南夜爵。

聿尊动作极快,出手狠烈,他大掌擒住女子的后脖子,整个健硕的身体压在她背后,一下就将她弄得动弹不得,左脸狼狈地贴在引擎盖上。

“你今天不陪我,以后想要的话,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见他似要用强,容恩忙推开车门欲要下车。

“你做什么去?”南夜爵一把将她揪回来。

“他……”

“和我们没有关系,”南夜爵发动引擎,将车子朝另一条路驶去,“童童还等奶粉吃呢,哪有心思管闲事。”

他可不想容恩傻帽去破坏聿尊的好事。

容恩埋着头,似有心事,南夜爵见状开导,“放心吧,聿尊不喜欢用强的。”

“你当初也说自己不喜欢用强的。”最后,还不是逼得她走投无路,倒是如今想来,那段往事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记仇。”南夜爵笑她,拉起容恩的手握在掌心内。

买完奶粉回到御景园,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夜夜小狗也新交了男朋友,并且刚生下四只可爱的小夜夜,靠墙跟,夜夜在前面带头,可爱的儿女们像雪球一样圆滚滚跟在后头,一二三四……

不对。

南夜爵和容恩对望一眼,再向前看去。

跟在四只小狗后面的,是童童。小家伙已经学会了爬,这会正拿夜夜他们当陪练呢。南夜爵哑然失笑,上前将她拎起来。

夜夜听到动静,扭头看看,见是南夜爵,带着四个儿女撒腿就跑。

容恩望向园外,那几棵银杏树的叶子,又开始泛黄了。

幸福的日子往往过的飞快,转眼童童小朋友已经4岁了,有时候懂事的令人哭笑不得。

容恩见她很头疼,一个小女孩,居然调皮到能上天。

御景园的客厅内,南夜爵搭起一条腿正在看新闻,容恩和王玲学了几个新毛衣的样式,这会正在边上研究,童童穿上才买的公主裙,屁颠屁颠跑到妈妈身边。

“妈咪……”

容恩见那小鬼头眼睛滴溜溜直转,心想肯定没好事,“怎么了?”

“我还想吃一袋薯片可以吗?”童童歪着脑袋,两条胖嘟嘟的手臂抱住容恩的腿。

她放下手里的毛线,“去问你爹地。”

童童乐得差点跳起来,要知道,南夜爵可是最宠她的。她小跑来到男人跟前,嗓音甜腻,“爹地……”

南夜爵压在沙发背上的手端起下巴,示意她开口。

“童童还想吃一包薯片嘛。”

“不行。”

呃,粉干脆的样子。

南夜爵虽然平日里宠她,可说话向来说一不二,这种垃圾食物,要不是容恩答应,他连碰都不会让她碰下。

童童满面委屈,转过身去,却已经小脸平静,她又屁颠屁颠跑到容恩跟前,稚嫩的童音特意提高,“看吧,爸爸都说不能多吃的。”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怪怪的?

容恩这才意识到被女儿摆了一道,她抬头望向南夜爵,果见男人正盯着她,一副看吧,被你宠坏的样子。

童童乐呵呵在边上玩了一圈,小夜夜绕着她的双脚直转,被她一把拎起,丢出了客厅。

她实在调皮,没多久便感觉到无聊,又屁颠屁颠跑到南夜爵面前,“爹地,我想到阳台去玩。”

“不准。”

童童撅起嘴,窝到边上,见南夜爵专心盯着电视,便蹑手蹑脚自己打开玻璃门走了出去。底层的阳台摆放着几层花架,她玩了没多久就揉着膝盖慢吞吞走进来,“哎呦,童童撞到膝盖了。”

她半弯下腰,看上去果真是撞到了。

南夜爵瞥了眼,“活该。”

童童小步来到他跟前,端详着男人半晌,南夜爵不睬她,拿起桌上的咖啡。

“你还是人不?”

噗……

这话是容恩经常说的,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她给学去,完全没有搞懂意思,倒是用得恰到好处。

大多时候,两人都会被这小机灵弄得很头疼。

童童在幼儿园人缘很好,有很多好朋友。这天她放学回家,等了南夜爵很久,神神秘秘,像是有什么事。容恩连番追问,小丫头口风很紧,就是不肯说。

自从结婚后,南夜爵经常回来的很早,今天也不例外。

童童扒着窗口看见他的车子刚驶入院子,就飞奔到门口去迎接。南夜爵在玄关处弯腰,女儿已经将拖鞋准备好。

“童童真乖。”男人揉揉她的头。

“爹地……”她一路跟在南夜爵身后,见他坐在沙发上,便也跟着挨靠过去,她拉起男人的手臂,前面找找,后面翻翻,“怎么没有呢?”

“找什么呢?”容恩将烤好的面包片端在茶几上。

童童拉住南夜爵的手臂,两条腿在沙发上晃啊晃的,“妈咪,童童是怎么来的?”

这么点大的孩子,最好奇。

容恩支支吾吾,“你是妈咪肚子里生出来的。”

“妈咪骗人,”小丫头不买账,脸蛋气的圆鼓鼓的,“我们班上的小强都说了,宝宝们都是爸爸的小蝌蚪变出来的,可是爹地身上没有,哇哇哇……”孩子的脸就像是三月天,说变就变,“童童是捡来的,爹地,你把小蝌蚪藏哪去了?”

南夜爵只觉额头上挂满黑线,同容恩面面相觑。

“童童伤心了,我要看小蝌蚪长什么样子……”

他只得将女儿抱到膝盖上,“你们班小强肯定见过,你明天让他带来给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容恩闻言,嘴角轻抽下,这父女俩,哪跟哪啊。

童童抽抽搭搭,这才止住哭闹,毕竟小,思想简单,马上破涕为笑,“爹地说的对呢,我明天带个小瓶子去,把小蝌蚪带回来养。”她擦擦眼泪,又觉不对,“可是爹地没有,童童就是抱来的,爹地快给童童生个小弟弟……”

她吃准南夜爵没有小蝌蚪,男人颠了颠腿,指指容恩,“这事要妈咪答应了才成。”

“为什么要妈咪答应?”童童仰起脑袋,满面不解,“妈咪养小蝌蚪玩了吗?”

“对啊,”南夜爵眼角含笑,视线晦暗不明地投向容恩,眼里的暧昧无限放大,“妈咪最喜欢玩小蝌蚪,你让妈咪给你个小弟弟。”

“嗯哪,”童童当了真,咻地从南夜爵膝盖上滑下来,去向容恩撒娇,“妈咪,妈咪……”

“乖,童童不是喜欢米尼吗?妈咪明天带你去买。”

“真的吗?童童要最大号的,童童还要买漂亮裙子。”

“好,好……”容恩好不容易转移童童的注意力,这屁大点的孩子,怎么如此难应付。

吃过晚饭,容恩哄完孩子睡觉后回到卧室,南夜爵正好从浴室出来,酒红色短发上沾满水渍,些许淌过锁骨,顺着健硕的胸膛滑向小腹。

“睡了?”

她揉揉额头,坐在床沿,“嗯,非要我给她唱小燕子。”

南夜爵取过床头柜上的水杯递向娇妻,“改明将她送我妈那去,给她整个人仰马翻。”

“好累,”容恩喝口水,脑袋靠在南夜爵肩膀上,“刚才又问我小蝌蚪的事,还让我给她准备鱼缸。”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南夜爵故作认真。

“什么?”

“给童童生个小弟弟,省的她每天追着。”

“才不要,一个孩子都要累死我了。”

“你自己非要什么都操心,不是有保姆吗?”南夜爵一条手臂搂着她的肩膀,将她压向大床,“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告诉童童,你骗她……”

“南夜爵,你……”

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被男人吻住,吞了回去。

园外夜幕正浓,单薄的凉意扫过床上交缠的二人,皎洁的月色许是有了羞涩,悄然躲在云朵间。

两个月后,童童开心的在御景园内不住飞奔,爹地说妈咪有小弟弟了,那自己就不是被抱来的了。

最炎热的夏季刚过,秋风萧瑟,午后的阳光其暖融融,穿过层叠的银杏树叶打下来,吊床上,容恩窝在南夜爵胸前,正悠闲地闭目养神,她足尖在地面轻点,荡漾的弧度扬起些许金黄。

不远处,童童和几只小狗正玩的不亦乐乎,今儿她高兴,就不欺负它们了。

容恩伸手挡在额前,洒下的细碎阳光呈现出姹紫嫣红的色彩来,她缓缓展颜,另一手搂住边上男人精壮的腰身,容恩安心地闭上眼,脸轻轻在他颈间蹭了几下。

在天堂的你们,请放心。

你们一定看到了,我很开心,很幸福。

我会带着你们所有人的希望,继续幸福下去。

《暗欲》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清华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清华小说!

喜欢暗欲请大家收藏:(m.qhxs.org)暗欲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在横滨满脸问号的日子 他的冲喜小娘子 天下师兄一般黑 重生之豪门夫人 轻狂 龙组特工 暖光 狼镝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凤倾天阑 山沟皇帝 奸臣有喜 极品透视保镖 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 农门俏娘子 幼年记事簿 邪王宠妻:神医特工妃 从今天开始做藩王 暖阳 哑舍Ⅲ
经典收藏 池少宠妻无度 以婚作赔 暗黑系暖婚 她蠢到我了 直男被攻略手册 满级食修穿回来了 裙下之臣 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 渣男不渣[快穿] 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败给喜欢 情深不负流年 晚安,总裁大人 这题超纲了 重生之泳将 娶了我写的反派后 影帝的隐藏属性 听说你也喜欢我 我养大佬那些年
最近更新 大恩以婚为报 前男友上恋爱综艺以后[娱乐圈] 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又飒 我在直播种田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致命偏宠 神秘老公有点坏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大佬级炮灰 大庭叶藏的穿越 余生有你,甜又暖 娱乐圈C位大婚 万花筒 你的小可爱黑化了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暗欲 圣妖 - 暗欲txt下载 - 暗欲最新章节 - 暗欲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