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愤怒的香蕉

首页 >> 赘婿 >> 赘婿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新特工学生 钢铁皇朝 战场合同工 带着仓库到大明 司礼监 三国之召唤猛将 大唐官 猛卒 帝国雄心 三国之巅峰召唤
赘婿 愤怒的香蕉 - 赘婿全文阅读 - 赘婿txt下载 - 赘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1106章 第一〇五二章 暮雨潇潇 成都八月 (下)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从早些年开放新闻纸,到我们入主成都,尤其是去年受到天下瞩目,人民政府成立之后,成都的报纸业,算得上是兴旺发达,到今天,我们这边统计的各种各样的报纸——加上私下里流通的小报,光成都一地就在两百五十种以上了。”

“这是去年开放以后造成的繁荣,但到了现在,其实也已经引起了很多的乱象。有些外来的书生啊,财大气粗,写了文章,大报纸发不上去,干脆自己弄个小报发;有些报纸是故意跟我们对着来的,发稿子不经调查,看起来记录的是真事,实际上纯粹是瞎编,就为了抹黑我们,这样的报纸我们取缔过几家,但还是有……”

“也有看起来不跟人对着干,但纯粹瞎搞的,比如《天都报》,名字看起来很正规啊,但很多人私下里都说他是添堵报,志怪传说、小道消息,各种瞎编胡邹的新闻,每期报纸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但你愣是不知道该相信哪一条。真真假假混在一起,真的也变成假的了……”

“所以啊,这些事情要整顿一次了,但师出要有名,我们首先要有一套更详细的法规来规定这些事情。不是不准写志怪小说,但你前头得标注清楚,不能误导别人。描述事情跟表述看法需要分清楚,不能完全混为一谈。这一套法规的制定,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东西,尽量在这半个月的时间内,整理出它的初稿来……”

第二天上午进行的是宣传部的会议,会议占用了新修会议大楼二楼上的一间会议室,开会的场所窗明几净,透过一侧的玻璃窗户,能够看到窗外树冠上青黄相间的树木叶子,雨水在树叶上聚积,从叶尖缓缓滴落。

这是宣传部八月里最重要的会议,由雍锦年主持,师师在一旁做了笔记。

“……对这件事情,上个月就已经发了文,所以收集上来的意见也多,这边已经逐条归档。”雍锦年说着话,伸手拍了拍一旁统一印制出来的归档册子,而下方每一名参会成员的手边,也早已摆放好了这些。

“……所以接下来啊,咱们就是水磨工夫,每天,加班半天开会,一条一条的讨论,说自己的看法,讨论完了汇总再讨论。在这个过程里头,大家有什么新想法的,也随时可以说出来。总之,这是我们接下来很多年时间里管理报纸的依据,大家都重视起来,做到最好。”

“好,我们接下来,开始讨论最重要的,第一条……”

水珠在明亮的窗户上蔓延而下,它的路线蜿蜒无定,时而与其它的水珠交汇,快走几步,有时候又停留在玻璃上的某个地方,迟迟不肯滴落。此时的会议室里,倒是没有多少人有心思注意这有趣的一幕。

新建起的整个会议大楼共有五层,此刻,许多的会议室里都有人群聚集。这些会议大多枯燥而乏味,但与会的人们还是得打起最大的精神来参与其中,理解这中间的一切。他们正在编织着可能将影响西南乃至于整个天下方方面面的一些关键性事物。

如果说这世间万物的扰动是一场风暴,这里便是风暴的其中一处核心。而且在许多年安内,很可能会是最大的一处了。

秋雨短暂地停歇。

外头不远处的街道上,马车仍旧哒哒哒的穿行,它们在站台边停下,大大的车厢里人们鱼贯而下,往前往后、往左往右的人群在外头的广场上交织,隐隐约约的,在雨停之后的树丛里,传来小孩子的叫声。

第一场会议开过了整个上午,午饭过后,会议当中最核心的几人包括雍锦年、李师师在内又进行了一轮闭门的汇总,以再度梳理接下来半个月讨论的方向和框架。

会议完毕后,雍锦年和师师笑着说起雍锦柔怀孕的事情。

“……前几天渠庆过来,送张村那边自查的汇总,开完会以后,主席那边……呵,恨不得把渠庆立马打发回去,就是……跟他说了很多女人怀孕之后的心得,说小柔年纪也不小了,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渠庆本来是个糙汉子,也被吓了一跳,跑到军医馆那边找稳婆、会接生的挨个问了一遍,稳婆倒是大大咧咧的,说只要平时身体好,能有什么事,咱们华夏军的女人,又不是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渠庆都不知道该信谁,也只好买了一堆补品回去。其实小柔过去身体不行,但在华夏军这么些年,早都锻炼出来了,如今在张村上课,个个老师都看着她,能有什么大事。”

师师也笑:“他一个男人,女人的事懂什么,这就是瞎操心。”

“主席这也是关心人。就是在这件事上,有点太小心了。”

师师道:“锦儿夫人曾经没有过一个孩子。”

“嗯。”雍锦年点点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啊,这是对的。”

两人就此时又聊了几句,离开会议大楼,方才分开朝不同的方向走去。师师顺着两边栽有大树的人群不多的道路往西侧前行,穿过一扇大门,走过建有简单园林的池塘,是一处隐在林间的院子,屋檐下有人影走过,院落的房间里,有不同的秘书员与外来者交接或是伏案整理文档。这是风暴中央的最核心点。

下午的这个时间点上,只要没有什么突发的时间,宁毅通常不会太忙。师师走过去时,他正坐在屋檐下的椅子上,拿了一杯茶在发呆,旁边的茶桌上放了张简易的地图以及写写画画的纸笔。

“会开完了?”没有扭头看她,但宁毅望着前方,笑着说了一句。

“又在打什么主意了?”师师笑着将今天的会议记录放在桌子上。她这句话倒没有什么额外的深意,因为这处办公室人来人往的情况颇多,没有做什么私人事情的余地,两人偶尔在这碰头,也就仅限于汇报工作,或者闲聊了。

“在想怎么写篇文章,把最近老在报纸上跟我对着干的那个贾丁骂哭……哎呀,他有很多黑料,可惜我不能爆。”宁毅偏了偏头,露出“我想捣乱”的笑容,师师也已经熟悉他私下里的这一面了。

“不要乱来啊,我们这边正开会呢,当心我们出个条款,把你们这些匿名写文章的都抓起来。”

“别唬我。我跟雍夫子聊过了,笔名有什么好禁的。”作为实质上的幕后黑手,宁毅翻个白眼,很是嘚瑟,师师忍不住笑出声来。

此时断断续续的秋雨已经停了许久,从宁毅坐着的屋檐朝外看去,不远处林木掩映间,落下的阳光在池塘的上方显出一片金虹来。两人坐着看了片刻,宁毅给她倒了茶,师师捧着茶杯。

“前两天侯元顒说于大哥会来找我,昨天确实过来了。”她开口道。

“出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严道纶那边,搞出问题来了……”

师师侧身坐着,语气平静地说起有关严道纶、于和中的那些事,宁毅听着,便也挑了挑眉:“拿不拿捏严道纶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但如果能拿得住,当然也好。”

“刘光世那边正在打仗,咱们这边把货延后这么久,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宁毅扭头看她:“你怎么想的?”

“第一个念头当然是你不想让刘光世轻轻松松的赢,他们打得越久,我们越赚钱。”

宁毅笑了笑,过得片刻,方才摇了摇头:“如果真能这样,当然是一件大好事,不过刘光世那边,先前运过去的军用物资已经非常多了,老实说,接下来就算不给他任何东西,也能撑起他打到明年。毕竟他财大气粗又豁得出去,这次北伐汴梁,准备是相当充分的,所以延后一两个月,其实整体上问题不大。刘光世不至于为这件事发飙。”

“……那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就是另外一个了……”

师师低声说出这句话来,她没有将心中的猜测点破,因为可能会涉及许多额外的东西,包括情报部门大量不能外露的工作。宁毅能够听出她语气的审慎,但摇头笑了笑。

“不是什么大秘密,总参那边的初期推演本身就包含了这个猜测的。”

他捧着茶杯,望向前方的池塘,说道:“所谓乱世,天下崩坏,英雄并起、龙蛇起陆,最开始的这段时间,蛇虫鼠蚁都要到台上来表演一阵子,但他们有的是真有本事,有的因时应势,也有的纯粹是运气好,揭竿而起就有了名气,这个跟中原沦陷时候的乱象是一样的。”

“但接下来,蛇虫鼠蚁就要在蛊盅里开始咬,是骡子是马,都要拿出来见真章。这个时候,乱世的规矩和玩法就要真的出来主宰一切了。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谁是孬种,谁看起来胖,但色厉内苒脚步虚浮,就会陆续被过滤出去。这个过滤,现在已经开始了。”

他说到这里,喝了一口茶,师师点点头,她想起昨晚于和中说的那一切,上下推诿、各自捞钱……其实这些事情,她也早已看在眼中。

“……其实昨天,我跟于大哥说,他是不是该把嫂子和孩子迁到成都这边来。”

“你看,不用情报支持,你也感觉到这个可能了。”宁毅笑道,“他的回答呢?”

“他……舍不得这边的两位红颜知己,说这一年多的时间,是他最快活的一段日子……”师师看着宁毅,无奈地说道。

宁毅点点头:“不出大事,日子还是有得过的,不过一旦刘光世出局,他可能没有现在这么滋润的生活了。”

“他有钱,还把钱投去建厂、建作坊了,另外,还接了严道纶这些人的关系,从外头输送人口进来。”

宁毅喝了口茶:“这还挺聪明的……”

“跟李如来他们合的伙……”

“咳咳咳……”宁毅将茶杯放到一边,咳了好几下,按着额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骂,随后道:“这个……这也……算了,你以后劝劝他,经商的时候,多凭良心做事,钱是赚不完的……可能也不至于出大事……”

“昨天他跟我说,如果刘光世这边的事情办成,严道纶会有一笔谢礼,他还说要帮我投到李如来的生意里去。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先做一次备案,一旦李如来出事,转他反正,这些钱的话,当给他买一次教训。”

宁毅想了想,摇了摇头。

“还是不要的好,事情一旦牵扯到你这个级别,真相是说不清楚的,到时候你把自己放进去,拉他出来,道义是尽了,但谁会相信你?这件事情如果换个局面,为了保你,反而就得杀他……当然我不是指这件事,这件事应该压得下,不过……何必呢?”

师师点点头:“那我再想想其它办法。”

“嗯。”

两人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师师道:“……你们这边真觉得刘光世会输吗?也就是说,拖上一两个月,也就是为了赖这一两笔账?我还以为是更大的战略呢……”

“两笔账也很多了,已经是很大的战略了。”宁毅笑道,“至于刘光世那边,确凿的证据当然没有,但是针对前线那边发回来的情报,邹旭虽然叛变,但是对手下部队的纪律,要求仍旧非常严格,陈时权、尹纵这两个大地主,几乎是被他给掏空了,砸锅卖铁在赌这一把。他的部队战斗力是有的,而刘光世渡江之后,几次小胜逐渐变成大胜,我们觉得,邹旭是憋着坏的……”

“私下里的过节归过节啊,但邹旭这个人,在大的战略上,是有他的能力的。战斗从第一次交锋开始,他谋求的就一定是全胜。现在我们距离汴梁太远,不可能预测到他把胜负手放在哪里,但如果是不含意气的推测,参谋部里认识他的人,百分之九十,都买他赢。”

宁毅转过头来:“所以现在是不知道他会怎么赢,但估计他会赢。”

“……那不能插手让他们多打一阵吗?”

“距离太远了,我们一开始尝试过帮忙刘光世,补上一些短板。但你看看严道纶他们,就清清楚楚了……在真正的战略层面上,刘光世是一个胖的不得了的大胖子,但他浑身上下都是破绽,我们堵不上这么多破绽,而邹旭只要一拳打中其中一个破绽,就有可能打死他,我们也没有能力帮他预测,你哪个破绽会被打中,所以前期的买卖我一直在强调加速,你们快点把东西运过来,快给钱,到了现在……拖两个月算两个月吧,如果他居然侥幸没死,买卖就继续做嘛,反正这次的事情,是他们的人搞出来的。”

宁毅顿了顿:“所以这就是猪队友。接下来的这一拨,不说其它看不懂的小军阀,吴启梅、铁彦、刘光世,一旦真刀真枪开打,第一轮出局的名单,多半就是他们。我估计啊,何文在江宁的比武大会之后如果还能站住,吴启梅和铁彦,就该挨刀了。”

他说到这里,手指在茶桌的小地图上敲了敲。师师低头看去,只见小地图上果然标注了不少符号,大概是代表某一拨某一拨的势力,都围绕着江宁排开,宁毅在汴梁方向上标注的东西甚至都没有江宁这边多。

“原来你在想这里的事。”她莞尔一笑,“江宁热闹成这样,开的还是武林大会,听说那个林胖胖也去了,你其实是想去凑热闹的吧?”

宁毅叹了口气:“也就无聊想一想嘛。”

“多少年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遭了几次屠杀,估计看不出原样了吧。”宁毅看着那地图,“不过,有人帮忙去看的……估计,也快到地方了……”

他这句话说得柔和,师师心中只以为他在谈论那批传闻中派去江宁的工作队,此时跟宁毅说起在那边时的回忆来。随后两人站在屋檐下,又聊了一阵。

这是秋日下午平静的院落,附近人影来去,说话的声音也都平平淡淡的,但师师心中知道会出现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怎样的讯息。在八月里的这个时刻,第七军从上到下的整风正在进行,对刘光世的阴谋正在进行,城里城外教育部“善学”的推进正在进行,大大小小的部门,无数的、同等级的工作,都会往这边延伸过来。

而包括宣传部在内,关系到未来数年甚至数十年报纸业发展的重大会议,由于才刚刚开始,甚至都不足以成为一场正式报告的资料。

暴风眼中心,总是平平静静的。他们有时候会聊起些许的家长里短,阳光落下来,小小池塘里的鱼儿触动水面,吐出一个泡泡。而只有在真正远离这里的地方,在数十里、几百里、上千里的尺度上,飓风的席卷才会爆发出真正巨大的破坏力。在那里,炮声轰鸣、刀枪见红、血流延绵成红色的沃野,人们蓄势待发,开始对冲。

那是长江以北已经在绽放的景象,接下来,这巨大的风暴,也将降临在暌违已久的……

——古城江宁。

喜欢赘婿请大家收藏:(m.qhxs.org)赘婿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无敌剑域 (快穿)你是我的 士子风流 第一战场指挥官! 斗罗之龙魂归一 万事如意 剑名不奈何 请在这里等我 当医生开了外挂 无限求生 重生之首席魔女 穿越八年才出道 炮灰养包子 捡漏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离婚 关于我重生为血族公主这档事 一念永恒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唯我独神小说 大宋霸业
经典收藏 马前卒 抗日之特战兵王 鹰扬拜占庭 武林淘宝王 昏君 远东1628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大明之开局就进陵寝 铁血英雄的霸王三国 召唤之绝世帝王 二道贩子的逆袭 赵氏虎子 狼牙兵王 匈奴皇帝 狼烟起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战国赵为王 大秦之铁血帝国 隋唐英雄传 夺嫡
最近更新 天汉之国 从士兵突击开始崛起 小阁老 大唐逍遥驸马爷 隋末之大夏龙雀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 北宋之无双国士 大明王朝1500 开局就杀了曹操 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 宋北云 大唐新豪门 三国之龙图天下 少帝成长计划 大明之雄霸海外 高唐弃子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寒门宰相 大唐朝请郎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赘婿 愤怒的香蕉 - 赘婿txt下载 - 赘婿最新章节 - 赘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