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祸害

余人

首页 >> 寒门祸害 >> 寒门祸害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大明钉子户 抗日之烽火连天 庆余年 马前卒 乱清 军事承包商 回到旧石器时代 唐朝小闲人 宋末之乱臣贼子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
寒门祸害 余人 - 寒门祸害全文阅读 - 寒门祸害txt下载 - 寒门祸害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2077章 止戈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石州因东北方向有一条名为“离石水”的河而得名“离石县”,于北周建德六年改名石州,一直沿用至今。

只是现如今,这座州城却遭到来自蒙古骑兵的窥视。

俺答率领着六万部众来到了城下,却是已经盯上了石州城的物资和女人,甚至成为这座城的新主人。

石州城是一座周长约三里长的州城,呈正方形结构,仅有西面和北面包砖,不过四门都修有瓮城和城楼。

“石州危,请求救援!”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蒙古大军,特别是蒙古大军兵临城下,石州衙门第一时间将石州城告危的消息传递出去。

由于蒙古大军南下,故而北边并不需要州衙传递军情,最重要是将这个军情传递给东边的太原城,以及横亘在石州和太原中间的天门关。

天门关是阻止蒙古骑兵东边的关口,不仅有着一支驻军在天门关,太原方面恐怕亦是已经向天门关增兵,算是离他们最近的一支武装力量。

正是如此,石州城近两万百姓虽然显得人心惶惶,但想到北边有山西总兵申继岳所率的关军以及后面的各路援军,东边有天门关的关军和太原的援军,却是并没有谁会选择弃城而逃,而是选择静静地等待着援军前来将这帮鞑子赶跑。

与此同时,山西总兵申继岳率领几万关军和从岚州临时抽调的镇西卫继续尾随蒙古大军南下,跟蒙古的大军保持着几十里的距离。

在蒙古大军到达石州城之时,他们亦是顺利地进入了临县县城,所有的将士似乎都为此暗松了一口气。

临县,因县北有一条名为临泉水的河而得名。

县中的青楼的大厅中央,这里早已经准备好一顿丰盛的酒席,而如此热情宴请这帮进城将领的人正是晋商副会长范千山。

范千山经过这些年的不如意,整个人显得苍老了不少,头上的白发亦是增多,但眼睛深处已然多了狠厉之色。

这座青楼正是他的一处产业,此时正带着临县知县招呼着刚刚进城的将领,甚至是亲自给这些将领倒酒。

“他们在石州城下驻扎?”

申继岳刚刚端起酒杯正要饮尽,结果听到蒙古大军竟然在城下驻扎的消息,却是不由得微微一愣地道。

他一直是打着俺答洗劫完毕便自动离开的如意算盘,只是现在得知俺答竟然率领大军意图指染石州城,亦是当即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虽然他们这些年一直都秉承着“尾随蒙古骑兵”的原则,只是这里有一个大前提:不管蒙古骑兵抢了多少财物,不管蒙古骑兵杀或虏了多少大明百姓,但却不能丢掉城池。

一座城,这是大明脸面的象征,一旦失守不说会生灵涂炭,更是会将这一段不光彩的事情载入史册,这是任何帝王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为何当年东南抗倭明明已经取得了佳绩,却因胡宗宪被逮捕到京城给倭寇钻了一个空子,倭寇将福建的兴化府攻陷便引发了福建官场的大地震。

正是朝廷有着明确的底线,一旦失了城池,那么就必须有人要承担责任,甚至有的主要责任人要被问斩。

若是此次石州城被破,那么朝廷定然不会饶过此次战役的相关责任人,而他这位山西总兵极可能会被推上断头台。

范千山见状,当即便是陪笑地宽慰道:“申总兵,鞑子不擅攻城,石州城应当无恙,你无须过于担心!”

“对呀!这鞑子不擅攻城,且历来都是洗劫便离开,想必石州城定是无恙!”临县知县胡望德望了一眼范千山,当即便是随和地道。

申继岳终究是军中的老人,先是喝了一口茶,借着辛辣的酒劲蹙着眉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他自然是希望俺答仅仅是在石州城下驻扎而后离开,只是此事关系到他项上人头,亦是不由得多斟酌一些。

范千山看出了申继岳的犹豫,却是心里微微一动地道:“申总兵,这亦可能是鞑子的诱敌之策。他们故意驻扎在石州城下,却是故意引诱援军前去营救,然后在半道进行截杀!”顿了顿,却是扭头望向刘宝装糊涂地道:“刘参将,这一招在兵书上叫什么来着?”

“围点打援!”刘宝很是配合地回应,而后正色地望向申继岳道:“总兵大人,鞑子偷了我们汉人不少兵书,那个反贼赵全亦是一个懂兵法之人,此举还真可能故意引诱我们前去救援!”顿了顿,显得为难地望向左右道:“只是我们现在这些人真的前去,恐怕是要……凶多吉少!”

正常的两军随时交锋之时自然不能说如此丧气的话,只是鞑子的强大仿佛早已经深入骨髓,一切反倒显得很是自然。

申继岳隐隐觉得这些人说得不对,只是想着前去可能真要送人头,心里亦是产生了一阵抗拒。如果不是现在正是战时,他都有心辞掉这个山石总兵的职位了。

他想着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便是向熟读圣贤书的胡知县询问道:“胡知道,依你之见,现在应当如何呢?”

范千山心里暗自一喜,当即便是给胡知县递了一个眼色,胡知县装着思索道:“依本县之见,此时不宜犯险!石家山已经冠绝九边,若是等着石家军前来,这帮鞑子定然只能北归了!”

申继岳一直都是这个心思,不过更是清楚石家军不可能这么快到达这里,便是显得有些为难地道:“若是我在这里什么都不做,恐怕亦不太好吧?”

“如果申总兵想要博得一个神勇的名头,那么现在便可率骑兵驰援石州城!”范千山看穿申继岳胆小又好面子的心思,便是故意刺激道。

申继岳的心里顿时涌起一阵恶寒,却是当即举杯地道:“咱们喝酒!”

范千山和胡望德相视一笑,便是热情地招呼着这些将领,频频向着申继岳等人敬酒。

在经过一番的商议后,申继岳决定留在临县静观其变,同时等待石家军及各路援军到来。

至于陷危的石州城,却是让他们自求多福了。如果他们能够应付得了蒙古大军,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但若是蒙古大军真要攻陷石州城,那只能……到时再说吧!

虽然现在还是白日,但这一场酒席喝得很是欢庆,刘宝等将领更是直接醉倒当场,已然忘记自己为何前来临县般。

申继岳亦是喝了不少酒水,整张脸显得红彤彤的。在范千山的安排下,他搂着两个漂亮女子朝着房间而去,却是要进入温柔乡了。

石州城,西边的离石水河边上驻扎着一支蒙古大军。

俺答在这里安营扎寨,一来他们现在需要进行休息,二来则是他此次的目标正是这一座更为富庶的石州城。

他们已经不再掩饰动机,已然派着人马将四门进行包围,更是准备着攻城的工具。正当俺答召集众将研究如何攻陷这座州城之时,却是突然有人进来禀报。

石州来使?

黄台吉等人听到这话的时候,却是微微感到一愣,而后纷纷望向俺答。

俺答亦是感到意外,但多年的征战生涯让他喜怒不形于表,显得不动声色地吩咐亲兵将来使引进来。

没多会,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身显得普通的士子服饰,只是身上散着一股儒气,眼睛显得炯炯有神。

扫过在场的众人后,他的目光落在俺答身上,显得恭敬地拱手道:“在下石州师爷丁世美,此次代表石州城而来拜见大汗!”

刘全得知对方仅是一个师爷,当即不屑地轻哼一声。

“你不怕死吗?”俺答是一个有心计的人,却是直接吓唬道。

丁世美徐徐地抬起来,显得坦然地望向俺答的眼睛道:“怕!只是我若是不来,恐怕亦是难逃一死!”

“呵呵……倒是有自知之明!”黄台吉发现这个人对时下的处境很是清楚,心里不由得暗自一喜地喃咕道。

“那你此番前来意欲何为?”俺答心里亦是一乐,却是收起刚刚要杀人的模样,当即好奇地进行询问道。

刘全看着事态的发展,发现此人不容小窥,不由得重视审视这个名叫丁世美的石州师爷。

丁世美在当年的乡试舞弊风波中,在北镇抚司的大牢中便已经展现出铁骨,此刻显得不卑不亢地道:“我是为双方止戈而来!”

说着,他便是让外面的仆众将箱子挑了进来。随着箱子打开,在夕阳余晖的影映下,箱中绽放出一道璀璨的金光般。

丁世美伸手一指,显得温和地说道:“这是我们州衙的一点心意!只要你们肯离开这里,我们愿意献上五千两黄金!”

五千两黄金?

得知这个数额后,黄台吉和赵全顿时感到一阵意外,黄台吉却是当即质疑地道:“你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黄金?”

俺答看着箱中的黄金,却是不由得想起一件往事:当年他率蒙古大军前往大同,大同总兵仇鸾用重金贿赂使其东向蓟镇,当时的出手似乎都没有这般阔绰。

丁世美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望向旁边的赵全微笑地道:“赵军师应当知晓怎么回事!我家东翁赵东城跟林阁老是同窗好友,其父赵富贵是广东数一数二的大富商,区区五千两自然不在话下!”

俺答和黄台吉不由得扭头望向赵全,赵全知道这事不能继续隐瞒了,便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证实了这个事情。

丁世美的心里暗自一喜,便是开出价码道:“只要你们答应不进犯石州,而改南边的汾州或者其他地方,我们定会将黄金如数奉上!若是你们前去打蒲州,我家东翁愿意给双倍!”

打蒲州,双倍?

黄台吉听到这个价码,不由得古怪地望了一眼丁世美。

“现在林晧然将我们金国的采购线已经切断,你们大明又不跟我们金国交易,要这些黄金有何用?倒不如你打开城门,我们拿到所需要的东西,便会自动离开!”赵全却是抢先回应道。

丁世美自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答应的条件,便是朝着俺答拱手道:“大汗,若是我刚刚所提的条件不满意,您尽可继续添加,此次我们确实是真心实意前来求和!”

赵全看着俺答似乎有心动的意思,便是急忙轻轻地摇头阻止。

俺答瞥了一眼紧张兮兮的赵全,心里根本不打算为了这些金钱而放弃石州城,甚至更好奇这广东顶级知州的家中藏有多少金子,便是淡淡地回应道:“既然不同意赵军师的条件,那么就请回去吧!本汗对石州城志在心得!”

黄台吉却是将手摸到刀柄处,正是戏谑地打量这个将死之人。

丁世美对这个结果显得并不意外,却是指着地上的黄金道:“大汗,这黄金还请笑纳,算是我家东翁给您的见面礼!”

咦?

俺答不由得微微一愣,虽然他并不贪图财物,只是对方如何慷慨地送给他,心里还是感到了一阵意外。

丁世美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却是趁机提出条件地道:“大汗,如果您执意要攻城的话,可否宽限我们两日呢?”

“这又是为何?”俺答亦是有城府之人,却是故意套话地道。

丁世美抬头望向俺答,显得坦诚地说道:“我们希望等到山西总兵的援兵,那么我们便还有一线生机,还请成全!”

“好,我们答应你!”赵全的心里微微一动,当即便是抢先回答道。

俺答显得不满地瞥了一眼赵全,但最终并不吭声。

丁世美显得很满意地表示了感谢,而后告辞离开。

黄台吉的手一直扶着刀柄,看着丁世美已经走出大帐,却是扭头望向俺答认真地询问道:“父汗,真让他这般回去?”

“黄台吉,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再说了,他回去对我们更有利!”赵全却是抢先回答,显得智珠在握地道。

黄台吉的眉头蹙起,显得目光不善地询问道:“军师,这个汉人回去对我们为何更有利?你得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喜欢寒门祸害请大家收藏:(m.qhxs.org)寒门祸害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去南宋相个亲 超时空穿越 慢慢仙途之仙灵界 你不喜欢我这样的? 遥望行止 我只想自力更生 完美世界 文明之万界领主 超级忍者系统 万事如意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百兽争鸣 绝色尤物 每天都在万人迷 重生之都市狂仙 狂暴连击 BOSS,幸运来袭! 庶女宠妃 总裁贪欢,轻一点 颤栗高空
经典收藏 九鼎记 武夫当国 张进的上进之路 朱门风流 三国之召唤水浒 建文天下 三国重生马孟起 抗日之铁血兵王 大将 天下第一医馆 北宋之无双国士 特种兵之极限融合 三国之大秦复辟 抗战之无赖英雄 远东1628 战国赵为王 明朝小仵作 诛明 最强特工之龙魂 大明春色
最近更新 明末之新帝国 三国之巅峰召唤 武布中华 特种兵:开局让范天雷做卧底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大宋有种 我在明末有套房 少年大将军 北宋之无双国士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天汉之国 大唐孽子 战场合同工 大宋最狠暴君 张进的上进之路 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 北雄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大唐逍遥驸马爷
寒门祸害 余人 - 寒门祸害txt下载 - 寒门祸害最新章节 - 寒门祸害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